系統公告

梁羽喬沒有回應馮祺祥話裡的譏誚,只是坐在位置上,默默掉眼淚。

馮祺祥把她的沉默當默認,五年來為她耗費的心思與感情當場化為雲煙,怒氣衝到最高點,反而意外的平靜。

「算了!既然妳跟他沒有逾矩的行為,妳腦子怎...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