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我以為說服力來自我頭皮下的思考,而非頭皮上的頭髮。」當時的我不服氣。

他輕鬆地搓揉我短髮覆蓋的額頭,「但是溫柔它是需要點綴和醞釀的。」

「那樣的溫柔是假裝。真正的溫柔,是你願意讓人看見真實的自己。」我...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