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陸盼晴本來就是兼差的,沒跟公司簽約,只要照著離職流程走完,隨時可以離開。

坐在鄭飛柏豪華大氣的房車上,已經換回自己衣服的陸盼晴惴惴不安的抓著摀在腳踝上的冰包──這是離開前鄭飛柏跟酒店廚房要來的,給她冰敷在扭傷之處。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