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此時,番婆氣喘吁吁開門趕至,對於眼前的「景象」竟視若無睹、習以為常,只是滿嘴叨唸抱怨、力拽汪芷齡往洗手間行去,言詞冷血、無人性:

「哎呀,何大非得要留著這傻女孩嗎?麻煩死了,快快處理掉算了啦!」

「不可...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