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輕柔優美的聲調迴盪耳際,黑澤朗捺著性子慢慢轉身。雖然此刻的她,無論穿著打扮或臉上笑意都和當日狼狽火爆的模樣大相逕庭,但他一眼便認出黎茗。

「怎麼?那天沒有乘機索取賠償後悔了,所以親自找上門?」黑澤朗語帶朝諷,認定她的目...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