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大衛獨自在美國的那幾個月,每天就在感受著那個人對於蕭瀟的愛,時間長了自己的心竟然也心疼起來那個自己有些陌生的女人,慢慢的對她也起了思念。 大衛對他説:“不知道是不是聽你説的原因,怎麼我也覺得自己對她有了一些思念呢?”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