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幸好她這一踢將他的理智踢回來,免得一失足成千古恨,見識過她管殷萬年的氣勢,他才不想一輩子全掌握在她手中。

「我幹嘛找伯母哭訴?我自己的事情我會自己處理。」他怎麼一直維持雙腿夾緊的姿勢一動也不動?「喂,真的很痛嗎?」殷琥...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