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之後兩個人都沒什麼話聊,只是杏兒單方面在説話,我敷衍地應和幾句。 那個夢讓我心有餘悸,我怕杏兒手上轉著的刀會突然失手插進我的脖子裏。 兩人到站下車已經快晚上了,我們吃了點東西本想沿途回賓館,杏兒卻突然説去看看護城...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