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說起來,四聲坊裡,這手藝怕是只留下你們一家了吧。

是,到我又是單傳。

生意可好?

託您老的福,還好,昨天還簽了一單。只是現今自己人少了,訂貨的淨是外國人。

哦。

照老例兒,今年庚寅,寫個大草的「虎」吧。

行。

今年不收錢。您忘了,是您老的屬相,不收,爺爺交代的。

呵,可不!

您走好。

好,好。

文笙走出門,見仁楨低了頭,已經打起了瞌睡。文笙怕驚了她,將毛毯掖了掖。打開輪椅上的小馬扎,也袖了手坐下,不會兒,也睡著了。

過了半晌,仁楨倒是醒了。

文笙迷糊了一陣兒,睜開眼,見老伴望著自己,問,醒了?

嗯。

文笙就將風箏放在她手裡,讓她摸了摸。見她唇動了動,是笑的意思,就說,太太,今年是個什麼色兒?

仁楨說,黃的。

他們到了夏場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

仁楨問,人多麼?

文笙說,多著呢。

仁楨便笑,又該你威風了。

文笙也不說話,也笑,一邊軸線。

仁楨問,上去了?行的是東南風。

文笙說,東南平起不易落呢。

又過了半晌,仁楨問,可該行了?

文笙便從懷裡掏出一把小刀,截斷了線,風箏飄搖了一下,沒了主心骨似的,忽又提了神,往高處穩穩地走了。

文笙輕輕地說,娘,風遂人願,萬事皆好。

說罷又袖了手。那風箏像是得了令,超過其他的,在雲端裡穿梭,漸漸消失不見。

文笙便說,太太,回吧。

仁楨說,再坐會兒吧,難得響晴的天,耳朵都聽得見亮敞。

文笙說,好,再坐會兒。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