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我受不了了……」

坐了兩個月的馬車,路郝仁臉色慘白、有氣無力地垂在窗邊,努力想要吸幾口新鮮空氣,好撫平暈車的痛苦。

再坐下去,他一把老骨頭都要散光了。

相較之下,舒適自在地窩坐在馬...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