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這不是姜淑桐第一次收到這種視頻。

一男一女,女人好像是最近挺火的名模言希,男人麼,是姜淑桐的丈夫——陸之謙。

“砰”地一聲,門開了,陸之謙走了進來,姜淑桐的視頻還沒關。

陸之謙瞄了一眼,就知道視頻的內容了,他唇角冷冷地挑起一抹笑,“怎麼?嫉妒了?”

姜淑桐懶懶地坐在沙發上,“陸大公子自來生活不檢點,我早就習以為常,嫉妒——”她“呵呵”一笑。

陸之謙“啪”地把手裏的東西摔到了茶几上,把姜淑桐壓倒在身下,陰狠的臉和姜淑桐相聚不過五公分。

兩個人對視五秒,姜淑桐眼中淡然而冷漠的光惹怒了他。

“姜淑桐,你的第一個男人到底是誰?”陸之謙陰冷而沙啞的聲音傳來。

“半年前我就告訴過你,不知道,或者,我不記得。”姜淑桐的眼光瞄向別處,對自己早就不是處女這件事情,姜淑桐破罐破摔。

兩個人領證以後,曾經去做過一次婚前檢查——姜淑桐沒有第一次了。

她不知道婚前檢查還要檢查這個,醫生理所當然地認為她把第一次給了站在她身後的陸之謙,只有陸之謙一個人,如同當頭一棒。

自此,陸之謙患上了性冷淡,只對姜淑桐的性冷淡,對外面的女人,他熱情得很。

一碰到姜淑桐,就會想到曾經有一個男人,和她如膠似漆,你儂我儂,這種想像簡直要逼瘋了他,結婚半年,他從未要過姜淑桐。

“今天晚上我要宴請‘明城’集團的顧明城顧總,拿下他的分包合同,該怎麼做,不用我提醒你。”陸之謙冷冷地對著姜淑桐説道。

“知道,真恩愛不會,假恩愛誰還不會秀。”姜淑桐這種置身之外的態度讓陸之謙著惱,不過,他沒再説什麼。

晚上七點,明光樓包間。

陸之謙是從公司走的,比姜淑桐早到了十來分鐘。

當姜淑桐急匆匆地趕到包間的時候,便看到一個人的背影。

偌大的包間裏,只有陸之謙和這位顧總。

剛才陸之謙和顧總的談判並不順利,甚至一度陷入了僵局,顧明城並不認為把分包的工作交給陸之謙是明智的選擇。

看到姜淑桐,陸之謙歪頭,他向來喜歡在旁人面前秀恩愛,“我太太來了,姜淑桐。”

這位顧總才回頭,看到了姜淑桐。

他一件黑色的襯衣,解開了上面的一顆紐扣,閒散而不羈,目光落拓,手把玩著放在桌子上的打火機,“原來是陸太太。”

姜淑桐有些發愣,在此之前,她並未見過顧總,這句“原來”從何而來?

姜淑桐遲到,自罰一杯,因為看出了陸之謙和顧明城之間的尷尬,所以,她還要敬顧明城一杯。

顧明城輕輕側頭,仰起來看旁邊的姜淑桐,勾唇淺笑,“陸太太要親自敬我?”

“不喝麼?”

顧明城拿起了手邊的杯子,整杯的紅酒下肚。

這個項目就這樣成了。

陸之謙並沒有因為姜淑桐的幫忙,而有絲毫的感恩戴德。

回去的車上,他一口一個“蕩婦”地説姜淑桐,姜淑桐有些聽不下去,側過頭去看向窗外。

“顧明城是什麼人,殺伐決斷的商場精英,五天之內連著收購六家公司不停手,眼睛銳利到屬下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有半句謊言,你去之前,我幾乎都不抱希望了,可你一去了,情況刷地就變了。”陸之謙的口氣病沒有絲毫的緩和。

“既然是這樣一個人,美人計肯定也見過不少,他能夠給你這個項目——”姜淑桐目光看向車窗外面,剛才給顧總敬酒,不過看到兩個人氣氛有些僵,想緩和一下氣氛,她繼續悠悠地説,“肯定有別的原因,更何況,我什麼也沒做。”

陸之謙也不明白,側頭打量了旁邊的姜淑桐一眼。

巴掌大的圓潤小臉,睫毛很長,眼睛很大,挺翹的鼻子,她身材纖細,怎麼看都是天生yóu物,如果不是因為那次婚前檢查,陸之謙會夜夜要到她告饒。

而顧明城,也是個男人。

可顧明城在酒桌上突然的轉變,陸之謙還是不大明白。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