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第二天,範曉雨陪夏沫逛了幾個地方,感覺有點累了,在湖邊找了塊石條凳坐下,悠閒地聊了起來。

“夏沫,你在南方,考過公務員嗎?”範曉雨問。

“考過呀,也進過面試,面試嘛,你懂得,最後都是沒戲啦。”

“那...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