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手術後的第三天,闞老醒了。他脖子以下的地方,被白色床單蓋著,唯一裸露的頭部固定在床頭,插著各種管子,如一條詭異的八爪魚。

“那個……小嫘,我睡了多久?”他問我,聲音虛弱,嘴角打褶的紋路更深了。他能叫我“小嫘”,說明手術順利,他...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