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鬧了一夜,古冰亦這一干人等,停留京城已一個多月,這日她正盤膝坐於屋中練功,一人走了進來。

「古師父。」那人單膝跪了下來。

這人乃花花兒之子花落衫,當日居庸關之役其父慘死於藍如玉之手...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