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黑夜猶如一條通向盡頭的不歸路,只要走進去的人,便再也出不來。漫漫長夜,沉浸于昨日醉生夢死的人,終究還是要醒過來,擺脫黑夜的束縛。   對面,一位男青年信步朝秦北走過來。他輪廓十分模糊,面貌模糊,走路的姿勢也模糊,似乎不像在走路,他仰...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