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妤晚,我們就真的沒有重新開始的可能了嗎?”   蔣行舟聽到她笑的肆意冷漠,心下一沉痛。   他忍著惡臭朝著她走過來,卻發現鐵鏈限制了他的自由。   他只能圈子裏面的豬一樣,仰著頭,看著她。   “重新開始?那我問你,死去的人可以活過來...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