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平陽山,位於蒼莽蔥蘢的無盡山脈中,四週高峰疊起溝壑險生,茫茫群山巍峨卻是這一座最普普通通的小山出了名。

每有山風吹過,平陽山上便會像山海之中泛起一片綠色波濤,在風中招展。天空中金色霞光灑落于那滿山蔥翠上,宛若鑲上了一層金邊,景致美不勝收。

平陽山盛名遠播的原因其實是在於每年立春左右,山中便會出現一輪大日,大日中午時分便會爬到山頂與最高峰相接,猶似聖人醍醐灌頂,在給這萬千大山注入新的生機。

而此日,距離立春還有數月時間,山中幾乎沒有遊玩的旅人,多是山下以採藥為生的窮苦人家。

突然一陣朗朗讀書聲傳來,驚得山雀上下飛舞。

“天地未形,其象未化,無形聚集,籠罩一切、充塞寰宇,為一相者,曰之渾沌。”

一名衣著破舊光景不過十歲的懵懂少年正背靠青石朗聲誦讀經書裏的內容。

手裏頭的這本經書已經被他翻得不能再破了,書頁用一根麻繩捆束,也並無稀奇之處。

少年名曰孟凡,是山下孟氏部落裏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普通到太過於平凡,反而讓人覺得奇怪。這些年他一直壓抑著自己,儘量不引起他人的注意。而這只是因為在他出生那年被一名外來的道士説成是剋父剋母的硬命之輩。

也不知那名道士是胡謅謅,還是真有通天徹地的本領,竟然真的在孟凡五歲那年父親離奇失蹤,此後再無半點音訊。而母親更是自孟凡生下來後便沒見過,只是聽族人們説起過母親的故事和音容相貌。

孟凡合上手裏的經書,丟進靠在一旁的竹簍裏。竹簍中倒是還放著幾株藥齡不大的草藥,多是一年到兩年。山上這些草藥孟凡每隔一段時間便會來採摘一次,所以山路倒也摸得熟,幾乎能達到蒙著眼也能走下山路的水準。

趁著日頭還早,孟凡要繼續上山採摘草藥。要知道像他這樣窮苦人家出生的少年郎只有自力更生,自己養活自己。

“族裏需要的草藥都已經摘到了,可這淬煉精神的淬神草卻是遲遲不能碰見。看來還是要碰碰運氣。”孟凡翻山越嶺,突然隱約嗅到一股奇特的藥香味,那藥香甘甜中卻又透露著火辣,清爽中卻又散發出醇香,和自己三年前聞到的一模一樣。

“看來今天運氣不錯。”

淬神草是整片大陸公認最適合做淬煉精神的草藥,往往一株最普通的淬神草在市面上的價格便能達到八百文銅錢。

八百文銅錢,足夠孟凡省吃儉用過一年的了。

但這次他來尋淬神草可不是為了賣了換錢,而是為了淬煉自己的精神,讓自己的實力更上一步,爭取早日成為真正的修士。

在這片大陸,修士往往高高在上,而凡人只有撿修士不吃的殘羹冷炙的份。悲慘得很。

孟凡聽説自己的父親曾經就是那樣一位叱吒風雲的修士。只是可惜父親走時並未留下一本半本有關修煉的冊子,不然孟凡也不需要跟著家族裏的野路子來。

隨著他漸漸走近,藥香便越來越濃。甘甜中透露著火辣,清爽中散發出醇香,正是淬神草的氣味兒!

循著氣味前行,來到一座山崖邊,俯身向下看去,只見山崖陡峭,亂石突出,谷中幽深,深不見底。而在山崖十多丈遠處有一塊突起的岩石,有細細的水流從崖壁上滲出,滋潤著幾株散播異香的草藥。

他飛身而下,山崖雖陡,但身手極佳,倒沒有遇上多少危險。片刻,他便來到距離那塊巨石不遠處,向下看去,只見深谷黑漆漆一片,冷風從下向上吹,冰寒刺骨。

他愈發小心,終於有驚無險地來到那塊突起的岩石上,正欲伸手採摘淬神草,卻不料天空突然昏暗下來,他急忙抬頭看去,心頭不由一驚。

奇花異草必有野獸守護,更何況是公認為靈草的淬神草呢。自然也有守護它的一方獸王存在。

只見一頭面露兇相的青翅大鵬飛臨山崖,那大鵬鳥翼展數丈有餘,兩隻翅膀宛若鐵水鑄成,在黝黑的山溝之中都能閃出幽光。大鵬鳥劇烈拍動著雙翼向他這邊俯衝下來,利爪閃露錚錚寒光。

“兇禽!”孟凡大喝。

那頭青翅大鵬還未撲至,獵獵的罡風便鋪面而來,打在臉上生疼,幾乎將孟凡從巨石上掀下。

孟凡心頭一轉,已經走到這步,可不能對淬神草視而不見。

青翅大鵬撲飛而來,陣陣罡風吹得四週草木一陣搖晃,唯獨淬神草屹立於風中巍然不動。孟凡在它撲至的一瞬間抓住幾株淬神草,連忙塞進懷中,然後從巨石上借力縱身一躍。這頭大鵬鳥撲空,就欲再度飛撲而來。

孟凡破口大罵,“鳥貨,爺爺下次定要掏了你的鳥蛋。”

他見青翅大鵬並無罷手之意,只得摸著山溝裏垂下的藤條迅速滑下。

山崖陡峭,亂石突出,谷中更是幽深,深不見底。

孟凡順著手中的藤條,向谷中滑去。而頭頂的青翅大鵬不停盤旋,似乎不敢跟下山谷。

每一尊獸王都有屬於自己的領地,就像這頭大鵬鳥的領地範圍便是這谷上百里和谷下百米。若是再往下便會侵犯其他獸王的領地,動輒兩尊獸王大打出手。所以青翅大鵬只能在上方盤旋,鳴叫。

“鳥貨,爺爺今日若是不死,他日定要好生報答你的“恩情”。”孟凡大罵,這次算他馬失前蹄,不曾想到這青翅大鵬最是通靈,竟生出懵懂靈智。

大鵬鳥似乎聽懂了孟凡的怨罵,長啾一聲,狠狠啄斷青藤。

只聽得“嘣嘣”幾聲,手臂般粗細的藤條被大鵬鳥生生啄斷,孟凡就這樣連同青藤一起直直地向山谷墜去。

“栽了,栽了,今天要栽在這了。”

慌亂中他伸手四處亂抓,抓住一株從崖壁凸起的乾枯枝杈,下墜的速度這才止住。

然而不等孟凡有所反應,樹杈也應聲斷裂,一同墜入深谷。

谷內寒風瑟瑟,一片昏暗,伸手不見五指。

噗通

谷底竟是一處深潭,孟凡墜入冰冷徹骨的潭水之中。因為潭水的緩衝作用,他並沒有受傷。

手忙腳亂地將一同墜入水中的竹筐拉到身邊,並把破爛經書連同幾株草藥塞進懷中。

孟凡自幼浪跡平陽山中,平陽山又多古泉、古潭,他自然也練就了不錯的水性。不説在水下能健步如飛,但憋氣龜息數十分鐘還是能辦到的。

與此同時,孟凡發現潭水之下古樹浸泡旁邊還有一個水缸粗細的洞口,洞口內不斷向外冒著泡。

“爺爺説,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今日我先是遭到青翅大鵬襲擊,隨後又墜入深谷,可謂是揹運到了極點。但大難之後必有大福,只是不知這大福在何處。”

孟凡在水下四處張望。

“水底多半藏著寶貝。”孟凡朝著水底洞口游去,覺得今天不發現件像樣的寶貝都對不起之前的拼死一搏。

果不其然,洞內暗藏玄機。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