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五年后。   “聖上,時辰不早,該歇了。”   重建的天陽宮內,內侍官朝著仍在案前奮筆疾書的季元愷勸道。   季元愷不由抬起頭來,“什么時辰了?”   內侍官答道:“已是亥時過了。”   季元愷點點頭,“准備一下,去玉壺宮。...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