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孫蘭月臉色慘白,原本精美的梨花粧,現在已經糊在了臉上,因為摔的用力,孫蘭月的唇角溢出一絲鮮血。

慕伶歌伸出了小手,捂住了雙唇,不讓自己笑出聲音來。

“嘶!”

就在這個時候,馬兒打了一個響鼻,發出了一聲嘶鳴聲,猛然的抬起了前蹄,朝著孫蘭月就踩踏了過去。

慕伶歌的雙眸微微的一瞇,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韁繩,緊接著,慕伶歌翻身上了馬,勒動了手中的韁繩,當即,馬兒的前蹄在慕伶歌弱小的力量之下,改變了方向,踩踏在了孫蘭月的身旁。

“啊!”

孫蘭月頓時驚呼了一聲,身子一個不穩,栽倒在了一旁,一頭墨染一般的青絲瞬間散落了下來,孫蘭月的臉上混在泥水和淚水,原本柔順的青絲泛著健康的光澤甚是好看,可是,搭配著一臉的泥水,青絲粘連在她的臉上,讓人心生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吁!”

慕伶歌一勒韁繩,馬兒挺住了蹄,在原地踏步,慕伶歌翻身下馬,徑直的走到了孫蘭月的身前,“小姐,您沒事吧?”

孫蘭月怒視著慕伶歌,原本,自己精心的安排了一齣好戲,在馬蹄鐵上的做了手腳,等著慕伶歌被毛馬兒踩踏之時,她再出面將馬兒馴服,可不曾想,一切都沒有遂了自己的願。

可孫蘭月不知道的是,慕伶歌早早就洞穿了先機,將暗藏在馬蹄鐵中的鐵釘卸了下來。

“哎呦!我的小姐,您這是怎麼著了!”

遠處,一個身體健碩的婆子,瞧著孫蘭月一身污泥,俊俏的小臉被嚇得慘白如紙,立馬的衝上了前來,婆子一把扯開了慕伶歌,慕伶歌的身子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她瞇了瞇眼,眸子之中泛起了一絲憎恨。

高婆子!

表嬸的陪嫁,她素來心腸狠毒,曾幾何時,多次幾乎將慕伶歌推往鬼門關,慕伶歌的一雙小手緊攥,貝齒輕咬唇瓣,一雙星眸之中漫過了絲絲的寒芒。

東陵靖推開了折扇,唇角噙著淺笑,看著地上的慕伶歌,眼眸中多了一絲玩味兒,從慕伶歌出現,到馴服了毛了的駿馬,東陵靖都看在了眼中,他徑直的走到了慕伶歌的身前,伸出了手來。

慕伶歌闕了闕眼眸,欣長的羽睫微微一顫,倏然縮了一記哆嗦,雙眸之中漫起了晶瑩,抿了抿唇,顫抖著將雙手探了出來。

東陵靖握住了慕伶歌的手,將慕伶歌拉了起來,“你沒事吧?!”

他的聲音,宛如夏日般炙熱的呼喚,似乎,可以融化冬日裏頭的冰冷,猶如熱浪來襲,幾乎,讓人不能呼吸。

慕伶歌的臉色微微一變,立即的將手抽了回來,“謝謝,沒事。”

話落,慕伶歌踱步走到了孫蘭月的身前,俯下了身子,和高婆子一同的將孫蘭月攙扶了起來。

孫蘭月嗔怒的剜了慕伶歌一眼,貝齒緊要唇瓣,孫蘭月用力的推搡著慕伶歌,“起開……”

話還沒有説完,孫蘭月看見了東陵靖回過了身來,孫蘭月立即的陪上了笑臉,親昵的拉起了慕伶歌的手,柔聲説道:“伶歌,多謝你了,若不是有你在,怕是方才那毛了的馬兒,定然會將我踩傷的。”

話音一落,孫蘭月朝著東陵靖淺淺的笑了笑。

慕伶歌看著孫蘭月的虛偽的模樣,心中冷笑連連,扶著孫蘭月朝著內院走去。

剛到了拐角處,孫蘭月見沒有旁人看著,一把推開了慕伶歌,怒罵道:“都是因為你這個下作的賤蹄子,若不是你,本小姐會在東陵公子的面前出醜嗎?”

“啪!”

倏然,高婆子一把掌打在了慕伶歌的臉上。

“下作的蹄子,別在少爺公子們的面前惺惺作態,收起你可憐的模樣,在咱們孫府,沒有人會可憐的!還不滾下去,給小姐煮個雞蛋,去去腫!”

“是。”慕伶歌低下了羽睫應了一聲。

高婆子不屑的瞥了慕伶歌一眼,扶著孫蘭月朝著內院走去。

慕伶歌抬起了眼眸,看著漸行漸遠的高婆子和孫蘭月,水袖之中的雙手緊握成拳,泛白的指節發出了咔咔的脆響……

看來,在離開之前,一定要好好給你們送幾份大禮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