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慌亂之中,趙媽媽胡亂的掙扎著,將灶臺上的油罐子打翻在地,呼的一下子,火勢更猛烈了起來,“哎呦,你個小蹄子,還愣著幹嘛,快,快去找水啊!”

“唉!好,好……”慕伶歌應了聲,轉身處了廚房,一手提起了放在門口,裝滿了糞水的馬桶,朝著趙媽媽便潑了過去。

“你……你這賤人,你是故意的!”

被臭味嘔了半晌,趙媽媽恨不能將腹中所有東西都倒出了,拖著一身糞水,怒視著慕伶歌,隨即抄起了一根燒火棍,劈頭蓋臉的便要朝著慕伶歌打去!

“啊!”慕伶歌身形一閃,可隨即另一道哀嚎聲卻是響起。

慕伶歌神情一松,心中直接笑了起來。

她之所以敢這麼挑釁趙媽媽,正是因為余光看到了孫府千金孫蘭月,趙媽媽只要敢動,那位置就能直接給她一棒!

“小,小姐……”趙媽媽聲音一顫,不由得瞪大了雙眼,雙唇微微的顫抖,看向了倒在地上,哀嚎聲不斷的孫蘭月。

“趙媽媽,您怎麼可以這樣呢,縱使你對小姐有再多的怨言,也不能動手打小姐啊,怎麼説,咱們都是奴婢,您太不應該了!”

説著,慕伶歌俯下了身來,檢查者小姐手臂上的傷勢,甚是“關切”的説道:“小姐,您沒事吧?!”

“趙婆子!我看你是皮癢了!”孫蘭月哪能吃了這悶虧,立即的推開了慕伶歌,怒氣沖衝的站起了身子,直指趙媽媽,言辭厲色的吼道:“這麼多年的飯,怕是都吃到狗肚子裏頭去,連自己的主子都敢打了!”

“小姐,這、這是個誤會……”

“誤會!?”

不待趙媽媽把話説完,孫蘭月抄起了地上的燒火棍,朝著趙媽媽的腦袋打了過去,這一下子的力道不輕,一行鮮血順著趙媽媽的額頭流了下來。

孫蘭月似乎不解氣,一邊打著,口中一邊惡語相加。

慕伶歌嘴角隱隱的勾起了一抹冷笑,雙手抱胸,站在兩人的身後,看著這場大快人心的“鬧劇”。

許是孫蘭月打的累了,才將目光落在了慕伶歌的身上,白了一眼,道:“瞧見了沒有,這就是得罪本小姐的下場!”

聞言,慕伶歌立即頷首低頭,道:“小姐教訓的是,奴婢一切都聽從小姐。”

“哼!”孫蘭月冷哼了一聲,道:“你是打京城來到,那麼一定知道京城中流行什麼裝扮。”

“是。”慕伶歌佯裝膽怯,貝齒輕咬唇畔,回了話,“京城中盛行梨花粧,我在相府的時候,時常瞧著姨娘們化此粧容……”

“呦!還想著自己是相府的小姐呢!”孫蘭月聽了慕伶歌的話,不屑的白了一眼。

“奴婢不敢!”慕伶歌當即欠身,生怕孫蘭月因此而動怒。

孫蘭月的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了一抹哂笑,白眼瞥了慕伶歌一眼,輕笑道:“東陵公子就要來咱們孫府選馬了,快來給我化粧!”

孫蘭月捻動了自己的青絲,身體微微的晃動,一副思春的模樣。

她點了點頭,就跟在孫蘭月的身後,可眸中卻泛起了一抹寒光,心中暗道:

“好啊,既然你想給這位東陵公子留下印象,那我就好好的幫你一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