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冷宮的大門,經過三年的風霜侵蝕已經變得殘破不堪,聽著響起的絲竹之聲,慕伶歌知道,這應該是她用生命去愛著的男人,給她的嫡姐最大的承諾。

寒風凜冽吹在她的臉上,像是刀子割過一般,三年了,慕伶歌在冷宮之中整整度過了三年的時間。

那原本是她的後位,現在屬於了她的嫡姐,那原本是她的男人,現在也屬於了她的嫡姐,他曾經的海誓山盟,現在應該只説給她的嫡姐一人聽了吧。

“哐啷!”的一聲巨響,那原本已經殘破不堪的冷宮大門被太監一腳踢開,緊接著,一個身著宛如蔦蘿花一般艷紅鳳袍的絕色美人,折纖腰以微步,盈盈的朝著她走了過來。

她美的不可方物,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子一般,一顰一笑,傾國傾城。

“妹妹,今日姐姐登上後位,難道你不替我趕到開心嗎?!”慕童瑤莞爾淺笑,可是,看著慕伶歌那含怒的目光。

“呵呵”慕伶歌冷笑了一聲,道:“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如今,你已經貴為皇后,還來這冷宮做什麼?!”

“做什麼?!哈哈哈……”慕童瑤仰天大笑,“當然是看你落魄的下場!”

忽然,慕童瑤的臉色徒然陰冷了下來,那模樣,像極了吃人不吐骨頭的羅剎。

她猛然一揮手,身後的兩名太監得令上前,很快的,便將慕伶歌制服,她蓮步微搖,徑直的走到了慕伶歌的身前,一把扼住了她的下巴。

“你這張臉,多看上一眼都會讓人覺得噁心,真不知道陛下是如何忍受了八年的!你可知道,這八年來,我是怎麼看著你‘鶼鰈情深,舉案齊眉’過來的嗎?!這原本的一切,都應該是屬於我的!”

慕童瑤猛的甩開了她的下巴,唇角勾起了一抹宛如罌粟一般笑魘,“不過……若不是因為你做我擋箭牌,陛下又怎麼會安心爭奪皇位,現在陛下已經繼位成皇,終於兌現了他對我的諾言。”

“你胡説……北堂烈不會如此,他帶我是真心的,若不是你百般陷害,他又怎會……”

慕伶歌像是著了魔一般,猛的掙脫開了太監的束縛,衝到了慕童瑤的身前,她抓住了慕童瑤的雙臂,骯髒的手將艷紅的鳳袍,抓出了兩個黑手印。

“別做夢了,慕伶歌,天底下,難道會有男人能夠喜歡上你這般的醜陋的嘴臉嗎?!就連昔日,你謀害皇嗣一事,也是陛下的籌劃,為的便是我能夠成功登上後位。”

“我不信,北堂烈不會這般對我……”

“哈哈,你捫心自問,陛下可曾聽過你辯解嗎?還不是直接打入了冷宮,讓你在這裡等死嗎!”

慕童瑤唇角含笑,微微的蹙了蹙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哦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瑯兒,前幾天想要見你一面,趁著黑夜偷偷的跑到了冷宮,可是,雪天路滑,不小心摔斷了胳膊,摔斷了腿,摔斷了脖子……”

“啊!”

慕伶歌驚聲尖叫,衝到了慕童謠的身前,“瑯兒,我的瑯兒,他,他只不過是一個五歲大的孩子,為了後位,你都容不下他嗎?!慕童瑤,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呵呵……若有他在,又豈能讓我腹中的孩兒順利的成為太子!所以,他必須死!”

聽聞這話,慕伶歌像是瘋魔了一般,一把扯住了慕童謠的鳳袍,骯髒不堪的手,朝著她的臉,便打了過去。

“放開她!”

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慕伶歌的身後,傳入到了她的耳廓之中,她顫顫的回過了頭去,見一身龍袍的北堂烈,依舊是俊朗不凡,好像歲月不曾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嗯……”

慕童瑤聽到了北堂烈的聲音,心頭早已經謀劃的計謀立即的排上了用場,忽然的身子一軟,昏倒在地,北堂烈立即的衝上了前去,一把將她攬入懷中,“童瑤,童瑤……傳太醫,傳太醫!”

傷在她身,痛在他心。

慕伶歌雙眸之中泛起了一絲悲苦之色,“先帝在位之時,安王謀反,我為你擋了一劍,卻不見你如此傷心……”

“賤人,閉嘴,你怎麼能夠和童瑤相比,她如天仙,而你只不過是灘爛泥。賤人,朕要殺了你!”

慕伶歌那心口之上的傷疤隱隱作痛,比當年中劍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看向了北堂烈那陰沉的臉,道:“她如天仙,我不過是爛泥……”

“一直到昨天,她還為你求情,希望我能復位於你,瑯兒受傷,她衣不解帶不眠不休的照顧,你怎麼可以忍心傷害她!”

“哈哈哈……”聽到了北堂烈這話,慕伶歌笑的更加淒涼。

就在此時,太醫診斷了脈案,跪在了北堂烈的身前,恭敬的説道:“啟稟皇上,皇后娘娘驚嚇過度,導致心血不足,只怕……”

“你要是治不好朕的皇后,朕要你們人頭落地。”

“皇上,微臣有一良方,能夠治愈皇后娘娘,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速速説來。”

“需要皇后娘娘的至親的心作為藥引,讓皇后娘娘服用下,三日之後,皇后娘娘便可以醒來。”

聞言,北堂烈的臉色一寒,側目看向了一旁的慕伶歌,嘴角勾起了一抹狠厲,他從靴中拿出了他貼身的匕首,一步步的走向了慕伶歌。

“或許是老天的眷顧,沒有讓朕直接殺了你……”

話落,北堂烈猛的將匕首刺進了慕伶歌的胸口。

“噗!”

一道鮮血噴濺而出,北堂烈剜出了她的心,心臟依舊在北堂烈的雙手之上跳動著,北堂烈一腳將她踢倒在地,臉上沒有一絲的留戀。

慕伶歌看著自己汩汩外涌著鮮血的胸口和那駭人的血窟,她感覺到鑽心的疼痛,疼痛到麻木,殷紅的鮮血落在積雪上,宛如一片紅梅,那麼刺眼、那麼奪目。

慕伶歌發出了最後在人世間最後的嘶吼,“北堂烈、慕童瑤,此生若能重來,我必定讓你們十倍、百倍、千倍來償還……”

她瞪大了雙眼,那最後的一口氣,都不曾咽下。

“嘩啦……”

一盆冰水落下,讓昏迷中的慕伶歌打了一個寒戰,她緩緩的睜開了雙眸,瞧著眼前的身體健碩的婆子,不由得渾身一顫,瞪大了雙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