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真的,三個月很快就過了──夏以芙這麼安慰自己。

反正只是當女奴嘛!女奴的工作是什麼?不就是端端茶水,服侍他就寢、幫他穿衣服而已嗎?

真的,夏以芙想得很單純;可是不到三天,她就覺得自己真的很單「蠢」。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