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感到肩膀上熱熱濕濕的,獅面男子停下了腳步,在懸崖邊一塊平滑的大石上坐下來。

「妳哭了?」他低頭看看懷中的小女人。

「不要你貓哭耗子假慈悲。」聶輕輕迅速從他的懷中逃脫,跑到距離他三尺開外的地方瞪著他。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