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只三天後,二娘子繃著臉喊住他,「等等。」上下打量了他,「既然你不當我是朋友……想來是我自做多情高攀了。官爺您把東西帶走,也不用再來,小婦人也無須您同情憐憫。」

「……我不是同情憐憫。」名默乾乾的說。

二...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