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在她看來,人生不過是一場場如霧的幻夢。當初煩官爺,只是不想惹莫名的麻煩。沉塘浸豬籠沒什麼,過程總是不好受的吧?奉承男人什麼的,寵妾滅妻的前夫就夠讓她噁心了,被門夾過腦袋才會想再來個下家。

可至交,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