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如何?」他偏著頭問,「是不是全京城最好吃的烤栗子?」

「誰知道啊?」徐二娘也懶得裝賢淑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我連城門往哪邊開都不知道。」跳下窗台起炭燒水,吃了人家的烤栗子,好歹也請人喝杯茶。

「當然...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