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誰讓晁玠是君,長定侯只是臣。 哪怕孫婉她再不情願,這已經是事實,更何況,她為了保住萬古山莊,為了路沉,也不敢露出絲毫不滿。 活生生逼得人崩潰,好似身體裏住著的早已經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 數月後,敵國來襲。 不知道何時,留言外傳,導...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