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一閃進客棧後院的隱密廂房,室中血腥氣甚濃,榻上之人顯然傷得不輕。

「津津!」夏舒陽一瞧清臥榻上的傷患是何人後,未想已大步奔近。

梁津津一張臉慘白無血色,朝她虛弱勾笑。

老掌櫃道:「梁姑娘...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