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她看見地板上浸染了大片殷紅鮮血,小溪似得汩汩流著,空氣中充斥著刺鼻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兒。

她看到嗜血的禦林軍們正在發了瘋似得屠殺無辜而又可憐的宮人們,一隻只噴著血的頭顱滾滾落下,像是皮球似得在地上來回咕嚕滾動著…

這些都是伺候了她三年的忠實僕人,卻就這樣甚至來不及哀嚎就送了命,瞪大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她,死不瞑目!

她透過遠遠高大宏偉的宮門看到站在遙遠處的男子。

他雙手負立於後,明黃色的龍袍隨風獵獵而動,宛如天神般的站在那群冷藍色鐵甲之中。天生高貴而英俊的他還是那樣的迷人,他劍眉橫豎冷漠近乎絕情的望著這邊,眼底抹過厭惡和快感。

“宮人殺無赦!黎妃貶庶人即刻驅逐出宮!”

他薄唇輕啟,在這一刻猶如來自地獄的修羅,淩冽的聲音清冷如冰,哪還有曾經的甜言蜜語、海誓山盟?

那樣的他,她從未見過,仿佛一夜間換成了另外一個人。

霎時,那群殺瘋了的禦林軍更加肆無忌憚。

一刻鐘不到,偌大的夕顏殿已橫屍遍野,血流成河!近百名宮女、太監全部喪命!

她癱坐在地上呆呆的望著,覺得這一刻倣若世界到了末日。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男人啊,終究信不得。

她想起了初進宮時姑媽意味深長的那句話,可惜當時情竇初開,一頭扎進了他精心佈下的天羅地網……

“主子,主子!您快醒醒,醒醒!”

一道殷切又帶著關懷的聲音傳來,一會覺得近在耳邊一會卻又覺得遠在天涯。

鬱堇離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入眼是一張巴掌大的精緻小臉,上面挂著濃濃擔憂。

“主子,您又做惡夢了。奴婢擔憂所以才…”朱兒低聲道。

“無妨。”她起身,揉了揉隱隱犯疼的太陽穴。

朱兒快速端來沏好的安神茶,這是師父親自配製的能削減主子噩夢的特製茶。只是現在似乎效果漸微,看來等有時間還得找他老人家去求一副了新茶藥。

喝了幾盞茶後,鬱堇離才勉強壓住那種隱隱作嘔的不適感,低聲問:“東西可收拾妥當?”

朱兒接過茶盞的手微微一頓,下意識的咬了咬唇低聲問:“主子,您當真想要要再次踏入那是非之地,畢竟九死一生才逃出來有今日的安穩吶!”

鬱堇離的面色沉了沉,從床上慢慢走下來淡淡道:“正是如此才要回去,那些欠我的人逍遙的時間也不短了,是時候償還了。”

她坐在梳妝檯前,望著鏡中那個面無表情臉色蒼白的女子,一時恍然。曾經,她也笑靨如花、天真爛漫!

“可是…”朱兒欲開口。

“我意已決,此事若不了結,我這噩夢和心魔就永遠除不了!”她的聲音是從未有過的果決,目光透過銅鏡似乎看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侍奉了她五年的朱兒又何嘗不了解呢?只能無奈卻又不死心問:“那玄公子回來若發現您不在了,只怕…”

鬱堇離的面色微微一變,但旋即恢復淡淡道:“即便他生氣我也定要去,你且去收拾,今晚出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