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李昇華放開了手一直打到自己的胳膊酸了才罷了手,在看向這個光頭虎哥的時候,虎哥已經血肉模糊,不過李昇華心裏清楚,這些也就是皮外傷而已,死不了人的。

十分鐘後警察趕到了現場,紛紛遣散了周圍圍觀的人之後問道:“誰在這裡鬧事?”

看到警察來了之後,剛剛還一副裝死模樣的虎子這是便強忍著身上的疼痛轱轆爬起來説道:“警察同志,你們可算來了,我們酒吧這裡有人鬧事,我出來阻止,可是你看被打成了這樣,警察同志,你們可得給我做主啊?”光頭虎子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説道,心想,你小子這下死定了,原來這個世界上警察還是會做好事的嘛。

幾個警察看向了李昇華,李昇華則是無奈的聳了聳肩説道:“這小子調戲良家婦女呢,剛好被我抓住。”説著李昇華轉過身偷偷的掏出了自己國安部的證件遞給了其中一個警察,國安部的證件一般情況下是保密的,但是有時候為了工作需要會拿出來證明一些事情的。

看著帶著鋼印的國安部證件,那個警察看了看李昇華,李昇華則是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意思是要保密,於是那個警察也很會意,然後轉過身説道:“這個人在酒吧企圖對少女進行猥瑣行為,把他帶回去審問。”

光頭虎子一聽頓時鬱悶了:“哎……這……你們……”當他被警察帶走的那一刻都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帶走,而李昇華卻一點事情沒有,這就是差距。

光頭虎子在被警察帶走的那一刻,偷偷看了看謝慶元,眼角露出一副奸計得程的笑意,而此時的謝慶元也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兩人像是達成了某種協議。

告別了朋友之後,李昇華和柳詩涵一起走到了附近的一家甜點店裏坐了下來。

對於剛才李昇華打人的一幕,柳詩涵回想起來還是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問道:“阿華,剛才我好害怕。”

李昇華笑了笑握著柳詩涵的手説道:“沒事的,別怕。”

“他們以後不會報復你吧?”柳詩涵有些擔心的問道。

“所以説對付這些混混,就要一次把他們打怕,這樣的話,他們以後就不會想著報復了,而是遠遠的看見你就躲開了。”其實對於這些小混混的想法,李昇華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一些的。

就在兩人説話的時候,一個服務員端上來一盤名叫“甜蜜蜜”的情侶果盤:“這是本店專門贈送的情侶果盤,祝福你們幸福快樂,甜甜蜜蜜一輩子。”

“嗯,謝謝”兩人異口同聲的對服務員説道。

“快吃吧,這是你最喜歡吃的甜點。”對於柳詩涵最喜歡吃的食物,李昇華還是最了解的。

“你就不怕我吃這麼多會發胖啊?”柳詩涵故意調侃道。

“怕啊,怎麼不怕?”李昇華一臉驚愕的説道。

本來以為李昇華會毫不猶豫的説不怕自己吃胖,吃胖了才更加好看之類的話呢,可是他卻是怕,一下讓柳詩涵感覺心裏有些委屈的説道:“怕,那你還讓我吃啊?”

李昇華怪怪的一笑説道:“當然要讓你多吃點了,現在的肉價可是嗖嗖的往上飆呢,吃胖了的話能賣個好價錢哦。”

“你……討厭。”感情這傢夥拿自己當豬一樣養著呢?柳詩涵氣的撅起了小嘴瞪著李昇華。

“哈哈……好了好了,不開玩笑了,在我心中你是最美的,不管胖瘦高低,我對你的愛就像是世上獨一無二的稀世珍寶一樣永不掉價。”李昇華看柳詩涵有些生氣了於是趕緊解釋道。

“噗……”聽了李昇華的解釋,柳詩涵差點笑噴了。

“對了,你今天電話裏説找我有事商量,到底有什麼事情啊?”柳詩涵想起了那會電話裏李昇華説有什麼事情。

“哦,是這樣的,我想去你家拜見一下伯父。”李昇華可沒有傻到去説自己為了執行任務而接近她的父親,而是很委婉的説是拜見,這樣一來可以接觸到一些柳家的事情,二來的話,也好提前和自己未來的岳父大人好好的聯絡一下感情。

“什麼?你要拜見我爸爸?”柳詩涵聽了則是一副很吃驚的樣子。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難道你未來的老公我長的很挫嗎?”李昇華故意看了看自己的樣子問道。

柳詩涵假裝又重新審視了一邊李昇華,然後才慢吞吞的説道:“其實,你的樣子也不是太挫,倒是還能湊活過去。”

“啊……真……真的很挫嗎?”李昇華冷汗直冒。

“哈哈……和你開個玩笑而已,看你緊張的,只是感覺有些突然,我們的事情我還沒有和我爸爸説呢。”柳詩涵有些尷尬的説道。

“那你怎麼不趕緊説説呀?”雖然自己心裏也不想這麼早的就去拜見岳父大人,同時也是這次任務的需要嘛。

柳詩涵嘟著小嘴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説道:“我怎麼給我爸説呀,萬一我爸問起我,你是做什麼工作的,我怎麼回答?總不能説你是一個無業遊民吧?”

柳詩涵的話倒是提醒了李昇華,如果未來的岳父大人真的要是問起這個來,怎麼改怎麼回答?如果隨便捏個謊言的話,對方隨便一調查就什麼都露陷了,想了一下最好才説道:“要不這樣吧,你爸要是問起這個的話,你就説我是剛剛大學畢業,正在找工作。這樣你爸也不會閒的無聊去查我學校的資料吧?”

柳詩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説道:“這倒是一種辦法,不過阿華,説實在話,你也不能老是這樣混下去啊,你有沒有為我們的將來考慮過?”

李昇華的秘密身份從來沒有告訴過柳詩涵,一方面是自己的職業太過特殊,另一方面是自己也不想柳詩涵太過擔心自己,所以一直以來李昇華一直都沒有透露過自己的身份。

李昇華故作為難之狀態説道:“當然考慮過了,等以後咱們結了婚先生一大堆兒女,然後咱們再挑選一個沒有人認識咱們的地方過著神仙一般的生活。”

柳詩涵一聽看著李昇華那嬉皮笑臉的模樣心裏就特來氣怒聲道:“你能不能正經點?我和你説正事呢,你以後總得有個像樣的工作吧?”

李昇華一看柳詩涵真的生氣了,趕緊一本正經的説道:“詩涵,你別生氣,其實我都想好了,我一個朋友打算開一家貿易公司,等到了年底我就去他那裏幫忙去。”

“真的呀?”柳詩涵一聽自己這個讓人頭疼的男朋友終於有事做了,心裏非常高興。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李昇華説道。

“這還差不多,不過你什麼時候去見我爸爸啊?”柳詩涵擔心的問道。

“就這兩天吧,算了,明天吧,明天我去你家吃頓飯,也順便拜見一下伯父。”雖然嘴上説的輕鬆,其實李昇華的心裏也在打鼓,畢竟這是自己第一次去女朋友家做客。

“啊……不會吧?明天?”柳詩涵有些意外的看著李昇華。

李昇華色瞇瞇的看著柳詩涵,這麼漂亮的女朋友萬一被他父親欽點了女婿就麻煩了,於是很乾脆的説道:“嗯,就明天吧,免得夜長夢多。”

“什麼夜長夢多?你……去死。”柳詩涵也聽出了李昇華的意思,羞答答的罵了一句。

“呵呵……”李昇華尷尬的笑了笑溫柔的摟住了柳詩涵的細腰。

第二天一大早的時候,李昇華起的非常早,特意打扮了一番,畢竟第一次去拜訪岳父,又不能讓這個未來的岳父發現什麼,於是在鏡子前照了半天,看著鏡子裏面的自己,李昇華無奈的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怎麼看起來自己都像是一幅市井小混混的樣子呢?難道自己久居市井中讓自己潛移默化的真的變成了一個小混混?”李昇華笑了笑搖了搖頭。

剛出門不久,李昇華來到了一個早點攤卻看見了一個人,這個人也是一個小混混,平時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李昇華和這個人關係也處的不錯,原因就是這個人的消息非常的靈通,總能通過各種渠道理解到一些道上的消息,外號“耗子”。

耗子在這一片是有名的小混混,混吃混喝已然成了家常便飯,今天一大早就來到了早點攤,早點攤的老闆對於這些小混混一般都是給予一些小恩小惠的,也能夠保證自己的小攤子不被人騷擾。

“耗子兄弟,這麼早就出來了啊?”早點攤的老闆面帶笑容的問道。

“嗯,媽的,最近不知道怎麼了,眼皮子老挑。”耗子滿眼睡意朦朧的坐在板凳上。

早點攤的老闆做小本生意時間也長了,於是趕緊説道:“正所謂眼皮一跳定要發大財,耗子兄弟,我看你是要發大財嘍。對了昨天我一個朋友給我送來兩條煙,我就尋思著給你留著了,你可千萬別介意啊。”説著老闆將兩條中華煙塞進了耗子的手裏。

“咳,都是自己人了幹嘛還這麼見外。”雖然嘴上這麼説,耗子也毫不客氣的將兩條中華煙塞進了懷裏。而早點攤老闆表面上雖然帶著笑意,心裏卻冷冷的罵著這個耗子。彼此兩人心裏都清楚,這其實也就是平常最簡單的保護費用附屬品罷了。

李昇華老遠就看到這邊的情況了,饒有興趣的走了過來。

“耗子,這麼巧啊?”就在這時李昇華走了過來簡單的打了一聲招呼。

耗子聽到李昇華的聲音後渾身一顫,心裏想著怎麼又遇見這個煞星了,平時覺得自己夠會混吃混喝了,可是每次遇到這個煞星自己都會被宰一頓或者是肯定有沒有什麼好事情,怪不得自己今天眼皮子老跳呢?

不過心裏想歸想,耗子可不願意招惹這個煞星,於是討好的答道:“是華哥啊,這麼巧?”

李昇華看見了耗子懷裏的兩條中華煙就知道這傢夥肯定又沒幹好事説道:“嗯,是巧,一起吃早餐吧?”

“啊……好吧”耗子心想,一起吃頓早餐也不用掏錢,沒什麼的,於是就爽快的答應了,如果要是遇到中午或者下午的話,耗子肯定想辦法偷溜。

兩個人吃完了早餐,早點攤的老闆很會意的免了他們的飯錢,耗子正心裏偷著樂呢就聽見李昇華説道:“對了耗子,我打算去買點東西,但是不知道買什麼,不如你陪我到對面的商店買點東西,給我點意見吧?”

耗子一看對面的煙酒商店頓時有些一愣,皮笑肉不笑的説道:“這個……華哥,我還有點事要……”

“嗯……”李昇華面色一冷,耗子頓時後背一寒連忙説道:“那個華……哥,咳,我陪你就是了。”

李昇華笑了笑朝著對面的商店走去,耗子跟在背後滿頭黑線但又不敢直説,突然間想起了昨天胡虎被揍了的事情就覺得有些膽顫,胡虎可是一個很角色,平時耗子見了都要給幾分面子的,可是竟然昨天被李昇華打的半死。

“華哥,昨天虎哥……哦不,胡虎惹你不高興了?”耗子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那孫子欠揍,欺負我一個朋友。”李昇華輕描淡寫的説道。

“嗯,我也是看不慣那孫子平時那個囂張的樣子,揍他是應該的。”耗子連忙接著説道。

李昇華笑了笑沒有説什麼,走到了對面的煙酒商店之後問道:“耗子,我想買瓶酒,就是不知道買什麼酒好,你看呢?”

耗子一聽要買酒,自己可是喝酒的行家啊,便開口説道:“喝酒當然要喝茅臺啊”

李昇華輕笑一聲説道:“好,那就給我來瓶茅臺。”

服務員很麻利的就將一瓶茅臺放在櫃檯上包裝好了,那一刻耗子看見李昇華嘴角的笑意時就知道這個李昇華打的什麼主意了,同時也恨自己這張該死的嘴,怎麼就挑了個茅臺呢?耗子真恨不得扇自己一個耳刮子。

“您好先生,一共是一千二。”服務員很客氣的説道。

“嗯,酒買了,就差煙了。”説著李昇華特意瞅了瞅耗子懷裏的兩條中華煙。

耗子渾身一個冷顫,趕緊將懷裏的中華抱緊了些。

李昇華故作好奇的樣子説道:“呦,耗子,真夠兄弟,你怎麼連煙都給我買好了,也不早説。”説著直接將耗子懷裏的中華煙硬拽了出來。

耗子肉疼的看著那兩條還沒在自己懷裏捂熱的中華煙,一副很委屈的樣子敢怒不敢言。

拿了煙之後李昇華一起裝進了塑膠袋子裏面轉身就走了。

“哎……華哥,這酒錢……”一看李昇華要走,耗子急了。

“哦,今天我沒帶錢,你先幫我付了吧,明天哥就還你。”説完以後李昇華直接開溜,開溜之際回頭特意囑咐道:“對了,前幾天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可一定要放在心上啊。”

前幾天李昇華特意交代耗子給他打聽一下關於黑龍幫的事情。

等李昇華走遠了之後,耗子看著李昇華的背影狠狠的罵了一句:“媽的,遲早有一天老子會收拾你。”

匆匆付了錢之後,耗子心裏這個心痛啊,無奈的轉身離開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