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寄南感慨而感動的說道:

「今天沒有『納釆、納吉、問名、納征……』那些六禮,也沒有『下婿、催妝、障馬車』這些婚禮過程。沒有雙方高堂,只有我們這些人見證,但是,它是一場正式的婚禮!我現在還要兼做司儀!」就大聲喊道:「新郎、...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