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聞言,他邊搖著頭,忍不住哈哈大笑,「九江的狗嫌我的肉太腥,吃不下去的。」還是愛耍嘴皮,他抬起一手撥過及肩的散髮,低沉又道:「還有,若在下沒記錯,那只大缸明明是毀在三姑娘手裡,一招九節鞭打得缸破水流,怎地栽在我頭上來啦?」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