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康宇一時之間還想不通,只能點頭應好。 祁微微不想多待,説完便去找傅寒盛了,傅寒盛正在醫生的診室門口,像是剛出來一樣。 “怎麼樣?我説了沒事吧!” 傅寒盛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就你身體最好,不過醫生也説了...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