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白柒的話,恍然是一道雷打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莫禹寒的手骨已經逐漸泛著白光,像是一頭暴怒的野獸在克制著隱忍著。 但這裡所有人也都知道,當野獸失去所愛時,他的理智與暴怒就不會隱忍。 “禹寒,你還有思韜,然後...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