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時光飛逝,轉眼便來到許吟風前往無畏山的日子,臨行前,阡遲見許吟風除了二位陌家弟子外,自己只帶了一對師弟妹,這讓他不免擔憂。

「大師兄,只帶浮生與浮夢二人真的足夠?無畏山上究竟是何物都未知,人手上是不是…?」

「就因為不清楚狀況才不能帶太多師弟妹涉險,浮生懂陰陽術,浮夢精通鞭法,有他倆協助,足以摸清對方了,況且,還有陌澤與李疾書在,無須擔心戰力。」面對他的擔憂,許吟風回以一抹微笑,要他放心,並以眼神示意不遠處共乘一匹馬等候的陌澤與李疾書。

「遲少主,您別擔心,我和浮夢絕不會扯大師兄後腿的。」浮生亦抱拳向阡遲做了保證,他雖然不是個懂得應變與拿主意之人,但配合度是一眾弟子中最高,且修行扎實,確實是個好人選,而浮夢作為少數女弟子,在鞭法的造詣上屬同門之首,也是作為武力的不二人選,她向來寡言,此次也是安靜站在一旁,但沉靜穩重的氣息連拂過耳邊的風似乎都能平靜下來,讓人不由自主地安心,比浮生的話語更有說服力。

「…那好吧,萬事小心。」面對他們的自信與保證,阡遲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身旁的單煙雨也出聲提醒道:

「那邪物可能會挑核心人物下手,大師兄千萬注意。」

「知道。」

「話說,阡朧又跑哪去了,也不來送個行。」阡遲想起那頑皮的弟弟,張望著身後想找到那身影,許吟風則是笑著搖搖頭。

「那孩子貪玩,就別麻煩他了,順利的話,也許明天就能回來。」

「有道理,那麼,大師兄,一路小心。」阡遲抱拳送別,許吟風會意,騎著馬轉身便領著兩名師弟妹踏上路程。

阡朧這才忽然姍姍來遲地奔出家門,對著許吟風一行人喊道:

「吟風大哥!若是打不過,逃回來也行,我不會笑話你的!」

「……朧兒,這又是哪門子的送行?」剛才都不見人影,現在人都走了還這樣胡亂喊,單煙雨這麼問他,臉上卻掛著寵溺的微笑,阡朧也是笑笑應道:

「我給吟風大哥他們祈福去了,聽說那邪物非比尋常,雖然平時不怎麼虔誠,不過必要時還是得求一求淨神君的。」

「有理,不過既然是朧兒所求,淨神君可不一定會聽,煙雨,咱們再去添點香火吧,妳這天天上香的,說的話肯定比這臨時抱佛腳的中聽。」阡遲聽完阡朧的解釋,便拉起妻子走向屋內禮堂,還不忘調侃弟弟兩句。

「淨神君肯定會給我面子的!」

被留在原地的阡朧待那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庭院深處,這才招了招手讓林願之出現,他又恢復了往日的黑衣裝扮,像一道影子。

「司徒尹的事,告訴我娘了嗎?」他問,林願之點點頭。

一回到阡家院,葬花夫人便將林願之叫了去,關心他此番的調查結果,林願之感激她將此事放心上之餘,也將司徒尹以及鳳家暗殺一事如實以告。

「她怎麼說?」這是阡朧最關心的問題。

「……。」

「怎麼?是你不愛聽的話嗎?告訴我,我站你這邊。」

「夫人說會代我處理此事,要我專心自己的本分。」葬花夫人的意思,就是要林願之放棄親自報仇,專心致志地保護阡朧,而作為回報,她會替林氏除去司徒尹,討回應有的公道。

「這不是你要的,對吧?」阡朧知道林願之要的是什麼,他要的是真相,是將林氏覆滅的一切查個水落石出,且親自手刃仇人,否則他將永遠無顏面對司徒林中林立的那些衣冠塚。

見他平淡眸光中隱約透出的失落,阡朧深吸口氣,一手搭上他的肩道:

「別氣餒!我違抗我娘的事多得去了,不差這一個,你想自己來,我就陪你自己來!」

「少主,謝…」

「我說了這都是我自己想做的,與你無關,不准再謝!」

林願之望著如今幾乎與自己同高的自家主子,心底從未如此慶幸過他所保護的人是這位高高在上的阡家小少主。

「小少主。」此時,孟笙正好走了出來,見到阡朧,拱手作揖。

「孟笙?你也要出門?」阡朧回首,看見他一身行裝,似乎也要出行,遂出聲詢問,孟笙低著頭,恭敬應道:

「是,先生吩咐添購紅塵,孟笙正要去一趟解憂鎮。」

「喔!差點忘了這事!正想囑咐你呢!」憶起在解憂鎮所受的氣,阡朧一拍手,拉著孟笙就下指示,不外乎是要他去解憂鎮找找別家酒莊,不許再去那狗眼看人低的樸園;記仇這件事,阡朧可比林願之還懂得錙銖必較。

參拜完淨神君,並將單煙雨送回房後,阡遲做了簡易的喬裝便悄悄地要溜出後門,前腳才剛跨出門檻,便被身後父親阡仲離的聲音給喚住。

「你非去不可嗎?遲兒。」

他是最理解阡遲的人,知道他有滿腔抱負與亟欲證明自己的勇氣,只是在葬花夫人的過度保護下始終難以施展,而阡遲最渴望的,就是來自母親的認同,好似被困在魚池中的大魚,夢想著躍出池塘,游向大河,並讓所有人看見。

阡遲回首,看著父親的目光帶著懇切。

「爹,只此一回,讓我去吧,我保證會平安歸來,斷了外面那些流言蜚語,這也是為了阡家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名望。」

「你有告知任何人嗎?」

他搖搖頭,不希望家裡徒增擔憂,阡仲離沉默片刻,最終還是輕嘆口氣,對他擺了擺手。

「去吧,你娘那邊我替你擋著。」知子莫若父,阡遲聞言,總算對他露出寬心而感激的笑容,這還是第一次,父親為了他違背妻子的意願,他絕不會讓他失望。

「謝謝爹!等我的好消息吧!」

阡仲離此刻心中忽然浮現一股成全了兒子的滿足感,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目送著他的背影離去。

院內忽然傳來一陣小騷動,幾名侍女急急忙忙地在迴廊間穿梭,接著便聽見深處傳來阡朧的高聲呼喊:

「哥!你孩子又不安份啦!嫂嫂叫你呢!哥!」聽著阡朧再次為家裡帶回熱鬧的嗓音,阡仲離露齒一笑,邁步朝聲音來源走去,這群孩子也真是沒一個讓人省心的時候。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