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六〉  

隔日清晨,陽光和煦灑落在幾名年輕人身上,這些人在渡假村往外的狹窄道路上討論跳水順序。

  目測高度有兩層樓高,落水處的水深特別深。幾位年輕人討論好順序後,第一個人助跑往前一跳,「呀呼!」

噗通!水面像被砲彈攻擊般,濺起好大一灘水花。

  方玉媗、王陸宇、簡舒婷在一旁看著。

  「看起來好好玩,但是跳不好可慘了。」簡舒婷看著一處佈滿尖銳硬石的地方,心想要是跳的距離不夠,落在那些尖銳硬石上‧‧‧‧‧‧她聳了聳肩膀,心底卻是躍躍欲試。

  平常她雖然膽小,但對於某些刺激活動挺喜歡。

「來這跳水的人基本上不是在地人,不知道原因是什麼。」王陸宇看著游上岸的男人,喃喃自語著。

  想到簡舒婷昨天提到的事情,方玉媗向王陸宇問起那件事。

  王陸宇微笑著搖頭回應:「誰會無聊一直嚇她,想太多,我是想提醒你們那間學校有這樣的傳說存在,可以的話去讀別間學校。」

  「哪有說不讀就不讀的,又不是去菜市場買菜。」方玉媗吐槽後追問:「你是網路上看的嗎?還是聽別人說?」

  「我姐姐是那間學校的學生,她失蹤了。」王陸宇收起笑容,話聲低沉了些,「我想找到我姐,不然也不會放棄自己理想中的學校不讀。」

  他放棄就讀理想中的學校的原因是這樣阿,方玉媗現在終於明白,明白王陸宇這樣的高材生為何放棄明校不讀,然後要去讀C鎮高校。

  「阿媗、阿陸!」簡舒婷站定助跑的位置,朝方玉媗和王陸宇揮手。

  王陸宇沒想到這膽小鬼竟然要跳水,一時喊聲替她打氣;方玉媗覺得跳水太危險,大聲喊著:「你回來,太危險了!」

  「放心!」簡舒婷朝方玉媗比了勝利手勢,緊接著往前跑去,離路的邊緣不到幾公分的時候躍起。

  簡舒婷成功落在溪水裡,當下王陸宇和方玉媗都鬆了口氣。過了一陣子,他們發現簡舒婷一直沒浮出水面,方玉媗想都沒想就往岸邊跑去。

  落水後簡舒婷睜開眼只見四周一片深綠。水底下能見度極為模糊,她努力往上游,可是不管怎麼游都沒前進的感覺。

  她開始有些慌了,突然手臂傳來一陣疼痛,她往左手手臂一看,皮膚上多了一個黑色手印,這讓她吐出口中僅存的氧氣,大量的水往嘴裡跑。

  簡舒聽隱約聽到微弱地話聲說:「陪我。」

  是誰?簡舒婷被嚇到,雙腿不停打水,手不停往上划水,不料在這個時候雙腿抽筋。

  瞬間她看到眼前有團黑影接近,黑影停在她眼前,模樣瞬間清晰。

  黑影的真面目是女孩,全裸身軀常年泡在水裡早就腐爛,一張臉早已看不出五官在哪,上頭佈滿密集黑洞,有些洞比較大,可以看到有奇怪的生物在上頭竄動,她張開了嘴巴,舌頭伸長把簡舒婷的脖頸給繞住。

  舌尖不停在簡舒婷臉上舔舐,舌頭上的蟲子往她臉上跑。

  簡舒婷張嘴要尖叫,結果不斷吃入大量的水,她馬上閉起嘴巴,心裡已經在和朋友、家人告別。

  女孩的長舌繞住她的脖子,然後舌尖強行鑽入嘴巴裡。一股異寒而滑潤的觸感入侵到嘴裡,簡舒婷想閉上雙眼卻沒辦法,只能看著女孩的舌頭一直伸長和蠕動。

  簡舒婷想用雙手扳開女孩的舌頭,無奈力氣根本不夠,最後只好放棄掙扎‧‧‧‧‧‧

  女孩發出「咯咯」笑聲。

  當簡舒婷快失去意識時,女孩消失了。

  方玉媗把簡舒婷拉出了水面,四周擔心的人都鬆了口氣。

  暑假結束前,方玉媗和簡舒婷沒有再見過面。方玉媗望著書桌上的行事曆,想著簡舒婷不知道有好點沒,不禁悲從中來,眼眶泛淚。

  自從簡舒婷跳水差點溺斃,她的精神上飽受折磨,總是說自己游不上岸是被鬼拖住,聽過的人都半信半疑,可看她精神渙散的樣子,大家又覺得很有可能是真的。

  簡舒婷一直在家靜養,沒辦法見任何人。

  房間的門被打開,方玉媗轉身看著走進房間的爸爸。

  「抱歉,爸爸直接進來了,有些話我想跟你說。」

  「好。」方玉媗看著爸爸坐在旁邊椅子上。

  「後天要開學了,明天我會載你跟舒婷去宿舍。」爸爸一臉沉重,「多多照顧舒婷,昨天我和你媽去拜訪她們家,想說要關心一下舒婷的狀況,結果她媽媽說『舒婷的爸爸和妹妹在前幾天出車禍過世了』。」

  「怎麼會‧‧‧‧‧‧」方玉媗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記得別提到她爸媽,好好陪她,爸爸是要跟你說這些。」

  「我知道了。」

  「我知道你聽了也很難過,不過你在她面前要勇敢,好了,早點休息,晚安。」

  方玉媗和爸爸說了聲晚安,等他走出房門後,她將臉塞進枕頭裡大哭。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