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鬱司岄——   “北棠樞的半身……”望舒愣了愣,瞇起眸子打量著他,確實和北棠樞非常相似,但還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她微笑地福了一福:“你好,我是望舒。”   鬱今歌也朝她行禮:“他在嗎?”   “他出去了,你找他...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