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江山無恙,大地春回,日暖花香,窗明几淨,小子擱筆已一月有餘了。

回憶去年編述《元史演義》,曾敘到元亡明續的交界;嗣經臘鼓頻催,大家免不得一番俗例:什麼守歲,什麼賀年。

因此將元史交代清楚,便把那管城子放了一月的假。

現在時序已過去了,身子已少閑了,《元史演義》的餘味,尚留含腦中,《明史演義》的起頭,恰好從此下筆。

淡淡寫來,興味盎然。

元朝的統系,是蒙族為主;明朝的統系,是漢族為主。

明太祖朱元璋,應運而興,不數年即驅逐元帝,統一華夏,政體雖猶是君主,也算是一位大革命家,大建設家。

嗣後傳世十二,凡一十七帝,曆二百七十有六年,其間如何興?如何盛?如何衰?如何亡?統有一段極大的原因,不是幾句說得了的。

先賢有言:「君子道長,小人道消,國必興盛;君子道消,小人道長,國必衰亡。

」這句話雖是古今至言,但總屬普通說法,不能便作一代興衰的確證。

小子嘗謂明代開國,與元太祖、元世祖的情形,雖然不同,但後來由興而衰,由盛而亡,卻蹈著元朝五大覆轍。

看官欲問這五大弊嗎?第一弊是骨肉相戕;第二弊是權閹迭起;第三弊是奸賊橫行;第四弊是宮闈恃寵;第五弊是流寇殃民。

這五大弊迴圈不息,已足斫喪元氣,傾覆國祚;還有國內的黨爭,國外的強敵,膠膠擾擾,愈亂愈熾,勉強支持了數十百年,終弄到一敗塗地,把明祖創造經營的一座錦繡江山,拱手讓與滿族,說將起來,也是可悲可慘的。

提綱挈領,眼光直注全書。

目今滿主退位,漢族光復,感世變之滄桑,話前朝之興替,國體雖是不同,理亂相關,當亦相去不遠。

遠鑒胡元,近鑒滿清,不如鑒著有明,所以元、清兩史演義,既依次編成,這《明史演義》,是萬不能罷手的。

況乎歷代正史,卷帙最多,《宋史》以外,要算《明史》。

若要把《明史》三百三十二卷,從頭至尾,展閱一遍,差不多要好幾年工夫。

現在的士子們,能有幾個目不窺園,十年攻苦,就使購置了一部《明史》,也不過庋藏書室,做一個讀史的模樣,哪裡肯悉心翻閱呢?並非挖苦士子,乃是今日實情。

何況為官為商為農為工,連辦事謀生,尚覺不暇,或且目不識丁,胸無點墨,怎知道去閱《明史》?怎知道明代史事的得失?小子為通俗教育起見,越見得欲罷不能,所以今日寫幾行,明日編幾行,窮年累月,又輯成一部《明史演義》出來。

宜詳者詳,宜略者略,所有正史未載,稗乘偶及的軼事,恰見無不搜,聞無不述,是是非非,憑諸公議,原原本本,不憚瑣陳。

看官不要惹厭,小子要說到正傳了。

說明緣起,可見此書之不能不作,尤可見此書之不能苟作。

卻說明太祖崛起的時候,正是元朝擾亂的時間。

這時盜賊四起,叛亂相尋,黃岩人方國珍,起兵台溫;潁州人劉福通,與欒城人韓山童,起兵汝潁;羅田人徐壽輝,起兵蘄黃;定遠人郭子興,起兵濠梁;泰州人張士誠,起兵高郵;還有李二、彭大、趙均用一班草寇,攻掠徐州,弄得四海紛爭,八方騷擾。

各方寇盜,已見《元史演義》中,故用簡筆敘過。

元朝遣將調兵,頻年不息,只山童被擒,李二被逐,算是元軍的勝仗,其餘統不能損他分毫,反且日加猖獗。

那時元順帝昏庸得很,信奉番僧,日耽淫樂,甚麼演揲兒法,即大喜樂之意。

甚麼秘密戒,亦名雙修法,均詳《元史演義》。

甚麼天魔舞,造龍舟,制宮漏,專從玩意兒上著想,把軍國大事,撇在腦後;賢相脫脫,出征有功,反將他革職充軍,死得不明不白;佞臣哈麻兄弟,及禿魯帖木兒,導上作奸,反言聽計從,寵榮得什麼相似。

冥冥中激怒上蒼,示他種種變異,如山崩地震旱幹水溢諸災,以及雨血雨毛雨氂,隕星隕石隕火諸怪像,時有所聞,無非令順帝恐懼修省,改過遷善。

不意順帝怙惡不悛,鎮日裡與淫僧妖女,媚子諧臣,講演這歡喜禪,試行那秘密法,雲雨巫山,唯日不足。

於是天意亡元,群雄逐鹿,人人都挾有帝王思想。

劉福通奉韓山童子林兒為帝,國號宋,據有亳州;徐壽輝也自稱皇帝,國號天完;張士誠也居然僭號誠王,立國稱周。

一班草澤梟雄,統是得意妄行,毫無紀律,不配那肇基立極奉天承運的主子,所以上天另行擇真。

湊巧濠州出了一位異人,姿貌奇傑,度量弘廓,頗有人君氣象,乃暗中設法保佑,竟令他撥亂反正,做了中國的大皇帝。

這人非他,就是明太祖朱元璋。

以匹夫為天子,不可謂無天意。

近時新學家言,專屬人事,抹煞天道,似亦未足全信,故此段備詳人事,兼及天心。

朱元璋,字國瑞,父名世珍,從泗州徙居濠州的鐘離縣,相傳系漢鐘離得道成仙的區處。

世珍生有四子,最幼的就是元璋。

元璋母陳氏,方娠時,夢神授藥一丸,置諸掌中,光芒四射,她依著神命,吞入口中,甘香異常。

及醒,齒頰中尚有餘芳。

至懷妊足月,將要分娩,忽見紅光閃閃,直燭霄漢,遠近鄰里,道是火警,都呼噪奔救,到了他的門外,反看不見甚麼光焰,複遠立回望,仍舊熊熊不滅。

大眾莫名其妙,只是驚異不置。

後來探聽著世珍家內,生了一個小孩子,越發傳為奇談,統說這個嬰兒,不是尋常人物,將來定然出色的。

就史論史,不得目為迷信。

這年乃是元文宗戊辰年,誕生的時日,乃是九月丁醜日未時。

後人推測命理,說他是辰戌醜未,四庫俱全,所以貴為天子,這也不在話下。

惟當汲水洗兒的時候,河中忽有紅羅浮至,世珍就取作兒衣,迄今名是地為紅羅港,是真是假,無從詳究。

總之豪傑誕生的地方,定有一番發祥的傳說,小子是清季人,不是元季人,自然依史申述,看官不必動疑。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