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林雪央原本並沒有聽到姜敏的話還一直以為旁邊的人確實是姜幻。

現在猛一聽到姜幻的聲音,心中轟的一聲。

已經知道失敗了。

林雪央眸光一閃可憐兮兮的流著淚說道“幻兒妹妹,我終於找到你了。”

姜幻卻像沒有聽到她說話一般,急匆匆的轉身急行到花架後對姜敏認錯道

“三姐姐,剛才各位姐姐突然離去我還覺得奇怪,原來是因為家中出了這樣的事,都是妹妹的錯,晴好是妹妹的貼身丫頭,妹妹管教不力,我,我,我這就讓家丁帶著他二人前去向祖母娘親請罪。”

姜幻哭的傷心,喘氣不停,姜敏很是心疼連忙拍拍她的手安慰

“幻幻不要太自責了,晴好是外來的丫頭,畢竟不是我姜家人,心不在一塊也是……唉,可惜了幻幻如此待她。”

姜幻兀自落淚,閉口不言,一副確實是不相信此時此景的樣子。

家丁已經轉到花架那邊去收拾了,林雪央跪坐在地上心中一片混亂。

原本該是姜幻突然換成了晴好,這下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林雪央正頭腦混亂著想東想西,姜幻已經告別了姜敏帶著家丁離去。

竟然是沒有再提過林雪央一句。

姜幻是真的著急忘了林雪央的存在還是故意忽略林雪央,林雪央分不出來。

只覺得現在的姜幻似乎有一點不一樣了。

莫名讓她覺得慌亂。

卻說一路走到路口的的姜幻對著身後架著兩人的家丁吩咐道

“我聽說今日爹爹在外院,這男子你們兩人就帶去我爹爹那處,看他如何處理,至於晴好,還是由我帶著去向祖母母親請罪為好。”

“是,六小姐”

眼看著家丁帶著男人離去,姜幻心中五味雜陳,上一世,就是這個地痞無賴毀了她的一生。

剛出事那幾天,她難過自鬱,恨不得殺了他。

還好,還好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姜幻沉著臉往祖母的疏茶院去。

旁邊的家丁哪見過自家六小姐這個沉著臉思考的樣子,雖然奇怪但也只當她是被此事嚇著了。

這個點,姜幻的娘親正好是在疏茶院陪著姜家老太君。

姜幻一路急忙趕去,通報的大丫頭春芍話還沒有說清楚,姜幻已經一顆淚一抽噎的跪在了疏茶院外頭。

姜家三娘子很是心疼女兒但又不知道具體事宜,眼看著旁邊的老太君似乎一點反應也沒有,她也不敢有動作。

春芍畢竟也不知道一些什麼,東一些西一些的,聽得老太君頭大。

聽了片刻,她揮揮手“罷了罷了,你下去吧,去傳三丫頭過來。”

春芍矮身應是轉身出去請姜敏。

打發了林雪央,姜敏就急匆匆往疏茶院趕,正好在半路遇上了春芍。

兩人見面,姜敏來不及招呼直接就往疏茶院去了。

平日裏姜敏最是懂得禮節,從沒有像今日這個情況,當面遇見了竟也像是沒有見過一般就匆匆走了。

春芍一激靈,怕是出什麼大事了!

也返身去追。

姜敏剛一到院子門口就見跪在青石板上抹眼淚的姜幻。

眸光一閃,姜敏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也沒有和姜幻打招呼,直接就繞過了她進門去。

雖然很是心疼,可是就這麼讓姜幻跪一會,長長記性也是好的。

外頭隨隨便便來的一個野丫頭就完全當作親姐妹了,也不知是不是太蠢!

姜敏風風火火的進了屋子一下就在老太君前邊跪下。

“奶奶,敏兒今日來向你認錯,我沒有保護好幻幻,奶奶想如何處罰都可以。”

姜三娘子正心疼著外頭跪著的姜幻,猛然聽到姜敏的話,心中一驚,陡地站起來。

“敏兒,你說的什麼意思?”

姜老太君無奈的拍拍身邊的姜三娘子“三娘,先別急,聽敏丫頭仔細說說。”

姜三娘子焦躁不安的坐下,一顆心牽在外頭一顆心又擔心姜敏接下來說的話。

姜敏將事情原原本本說完了一遍,姜三娘子才終於是落下了心。

只要她家幻幻沒有出事就好,至於那個晴好,直接打死那也沒什麼。

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這種品行不端的丫頭,必定是留不住了。

而那個表家的林雪央…

“三娘,我並非想離間你和母家表小姐的關係,實在是林表小姐有些過分…”

姜敏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姜三娘子打斷了。

“敏兒,你不用說我都明白,我原來是可憐她一個孤女千里迢迢而來再加上幻幻和她要好,想著給幻幻留一個伴。”

姜三娘子捏了捏拳頭,面上表情狠厲“她膽敢這樣設計毀我幻幻,不給她一些顏色…”

姜老太君老神在在“好了,過些日子把她打發到鄉下莊子裏去。”

“是,娘”姜三娘神色不好,似乎是對姜老太君的決定有些不滿。

姜老太君瞟了她一眼,撣撣衣角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慢悠悠的開口道

“那林家丫頭人還沒看清楚就一口咬定是幻丫頭,這背後代表著什麼我們都心知肚明,只是她為何要加害幻幻?那個男人她一介女子又是從哪找來的?這後邊的水怕是還深得很,不把她後面的人揪出來,這樣的事只怕是沒個盡頭!幻丫頭哪能每次都有好運逃過?”

姜三娘一驚,如果現在就收拾林雪央那不就是打草驚蛇?

有這樣一個隱患藏在後頭,幻幻的日子如何會好過?

姜三娘這下終於明白了老太君的意思,面上一松回道“娘,我明白了,我們先留著林雪央,按兵不動。”

姜老太君點點頭“這段時間先讓幻幻到祠堂裏住著,三娘你也不要心疼,這是為了她好,她就是太野了。”

姜三娘原本還想為姜幻說話,但一聽到老太君的話還是默了下來。

姜老太君對姜敏招手“敏丫頭,你有沒有看懂一些?”

姜敏一愣,隨即臉一紅突然想到老太君這是在教她管家之事。

她已經訂了婚約,只等著來年開了春就要嫁過去了。

姜敏低下頭“懂了,奶奶”

老太君搖搖頭,面色不好“懂什麼懂,這幾天你也好好在屋子裏呆著哪也不要去,幻幻一個閨閣女子,哪來的仇人能這樣害她?就怕是什麼人在針對姜家!你開春就要嫁到寧家了,莫要在這關鍵時候出什麼岔子。”

姜敏一凜,如果真是什麼人在針對姜家,那就嚴重了,也不是她可以在其中做一些什麼的了。

打發身邊的大丫頭春芍送姜敏回去,老太君才發話讓姜幻進來。

姜幻說來在外頭已經跪了一兩個時辰了,膝蓋不用說肯定早就紅了,一行人架著晴好進來時,姜三娘子一眼就注意到了她紅紅的眼睛。

那可是她的心肝啊,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

姜三娘子只看著眼眶也紅了。

老太君恨恨瞪了她一眼,不成器的!

姜三娘子只當作沒有看到連忙伸手招呼姜幻

“幻幻,我的好囡囡,你有沒有被嚇到?”

姜幻原本還沒有什麼一聽到姜三娘子熟悉的聲音眼淚一下子就落下來了,撲進了姜三娘懷裏。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