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新帝登基,舉國同歡,然而威寧侯府陳家後庭一處宅院裏卻是另一番景象。

破敗的庭院,雜草從生,一輪稀疏的月光落進屋頂已經破洞的屋中,正好在用鎖鏈綁在支架上的姜幻身上。

姜幻面無表情的看著這黑黢黢的屋子,眼睛裏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

這已經是她被綁在這裡的第一個月了,一個月的時光足以讓她想明白很多事情,同時不得不承認,原來之前母親,祖母,哥哥還有姐姐們說的都是對的。

這個陳家的庶子,將她送到這個境地的好夫君陳晗,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全身上下都是傷痕,為了防止她逃跑,陳晗還用鐵鉤洞穿了她的琵琶骨,穿過一根細細長長的鏈子,鏈子的另一頭深深植入身後的墻壁之中。

每每輕微動一下都是刺骨的疼痛,更不要說每日裏陳晗還會專門來此變著花樣給她用刑。

從一開始的用銀針刺穿了十根手指,到後來拿滿是倒刺鉤子的辮子一下一下重重的抽在她身上。

每日裏都有新的花樣,她已經習慣了,也悔,悔到了極致。

不是沒有想過求救母族,可是祖母當初因她而死,家中上下都恨透了她,特意將她逐出了家門,她如今如何還能再回去?

一個頎長的身影擋住了姜幻身前的月光,姜幻緩慢的抬起頭看向來人。

突然,瞳孔一縮,嘶啞的聲音響起“表姐”

林雪央一臉的厭惡,皺著眉頭走近姜幻。“誰是你的表姐,你是個什麼東西!”

姜幻一愣,她的表姐,最是和她親近,哪怕是後來她被趕出家門也在悄悄的和她聯繫,甚至是幫襯她,為什麼如今會,會這樣?

林雪央走到一邊的火爐裏拿出一塊燒紅的烙鐵“表姐?你以為你還是姜家眾星捧月的嫡女嗎?”

說著狠狠的將烙鐵按在了姜幻的臉上“你知道我最討厭你的什麼嗎?就是你的這一張臉啊,你憑什麼擁有比我更好的東西,高高在上的用你那憐憫的目光俯視我?我真想挖了你的眼睛。”

烙鐵已經從臉頰的位置移到了眼睛的位置。

姜幻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來,身體上的疼痛遠遠比不過心裏的疼痛,比之一月前突然被陳晗洞穿琵琶骨時還痛還痛。

這個她從小當做親姐姐的人竟然會有一日對她說出這樣的話做出這樣的事。

姜幻氣若遊絲“為什麼,我一直當你作親姐,啊”

手指在微微的顫抖著,是林雪央又拿了另一塊燒紅的烙鐵直接按在姜幻的另一邊眼睛上。

“為什麼?姜幻你不知道為什麼嗎?”林雪央笑的猙獰。

姜幻眼睛已經疼的睜不開,只能用其他的感官察覺到林雪央湊近了她,女人香暖的氣息噴灑在臉上,從前彼此親近的感覺完全沒有了。

只有一陣惡寒。

“姜幻,你真是愚蠢啊,這麼多年了你難道還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你的表姐嗎?”

姜幻的睫毛顫動了一下,身體不正常的顫抖著“你,你說什麼?”

林雪央湊在姜幻耳邊用最溫柔的話語說著時間罪惡毒的話語“我說,我根本就不是你的表姐啊。”

林雪央的唇角輕輕勾起“我從前姓余呢,余府你是知道的吧,被你爹抄家的余府啊,你說我怎麼能不除你而後快?”

身旁的人似乎已經離開了,姜幻腦海裏只剩下一個念頭,林雪央不是她的表姐,那麼她的表姐呢?

而這個念頭還來不及細細的想姜幻就感覺一個巨大的手攥住她的下巴,然後被灌進一碗苦澀的藥。

動作十分的粗魯,姜幻不住的咳嗽,身體不住的掙扎著,耳邊繼續傳來聲音。

“姜幻,我很好心吧,特意來送你與家人團聚了,你到了陰曹地府可不要說表姐我對你不好啊”

團聚?“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哈哈,新帝今日登基,可不是你那位三皇子錶哥,想到了吧,三皇子奪位失敗,皇后被送入陵寢守陵,三皇子被幽禁在天牢裏,至於姜家,

呵,姜家主要人物都被斬了,其餘男的發配邊疆,女的送入教司坊,你二哥家那個小侄女得我關照待遇最好了,現已經是軍中一枝花了。”

“你,你說什麼?”姜幻艱難的睜開眼睛,皮肉模糊的雙眼瞪著林雪央。

她二哥家的承渙年歲不過十一,不過也才十一而已,林雪央怎能,姜幻只覺得心口刺痛。

林雪央被姜幻可怕的眼神嚇了一跳,心底一顫,強自鎮定的繼續說道

“不止姜承渙,你幾個姐姐被休的被休,落髮為尼的落髮為尼,對了那個最疼你的四姐被夫家休棄無路可去,被我安排的人拐著賣到了煙柳之地,是最下等的妓】女呢,還有你哥哥,嘖嘖,斬首當日被你那小侄子和嫂子親眼看見了啊,你那個嫂嫂看不過當場就自殺了,呵呵,而你那個侄子嘛,被我一刀切了送皇宮去了。。。。。。”

林雪央還在說一些什麼,姜幻身體裏的毒已經開始發作,眼睛裏緩慢的流下混著淚水的血,意識有些模糊。

好像回到了那年薔薇花架下,她哥哥給她推鞦韆,又好像回到了那年她還在閨中時二嫂誕下一女,她歡喜的抱著那個軟軟的和她名字相近的女娃,嬰兒聲笑個不停一直在耳邊回蕩。

可是轉眼間,哥哥就血肉模糊身首異處的站在她身前質問她為何引狼入室,承幻被看不清面容散發著臭汗的男人壓在身下,滿臉痛苦與絕望……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