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一章

無庸置疑的,這是一場相親宴,地點就在一間「圓緣」川菜館的二樓,由於男方已全額包租,所以除了男女兩家人,閒雜人等都不能上前打擾。

「大家儘管動手,別客氣啊!」男方的父親俞東洲笑道。

然而像這樣的飯局,大部分是各懷鬼胎,當然最倒楣的還是男女主角,必須像個商品般讓對方評估分數。

「淑琴,這就是妳女兒金綾啊?長得真標致,很得我的緣呢!」楊玉芝顯然十分喜愛金綾,她雖已打聽過不少金綾的事蹟,但如今一見,果真是人見人愛的文靜女孩。

「哪裡,爾欽才是一表人才,我還怕我們家金綾高攀不上呢!」邵淑琴客套的回應著。

聽著長輩們一來一往交談著,金綾始終未插言或干涉,靜靜食用著滿桌山珍海味,而嘴角輕淺的微笑是她不忘保持的淑女規範,也是父母親一貫的教導。

「但是金綾還這麼年輕……不曉得會不會抗拒結婚呢?」楊玉芝問道。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哪有什麼抗不抗拒的?金綾,妳說是不是?」金泰認為女兒不該再這麼沉默,要能和俞東洲結為親家,對他的事業是百利而無一害,今天說什麼也得成功才行。

「金綾聽從爸爸的安排。」金綾的嗓音清靈似鈴,而她的回答再加上淡淡的笑意,感覺就像個與世無爭的乖女孩。

說穿了,金綾是無所謂,因為算命師和金泰說過了,金綾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級幸運星,八字五行皆屬金的她天生就是個聚寶盆,她的出生曾讓金泰瀕臨破產的事業起死回生,然而也聽說她的好運只到她二十一歲,然而金泰也夠「物盡其用」了,若能讓金綾盡快嫁入富可敵國的俞家,那麼之後金泰在商道上就是無往不利了。

所以,實際上金泰根本是在賣女兒,今天失敗了,還有很多人輪流著要和金綾相親,如果這是她逃不掉的命運,那她只求能快點決定下婚事,因為沒有人會喜歡像件商品般任人計算價值。

「真乖巧,我們家芯緹要是有金綾一半就好了。」楊玉芝不禁感嘆,她雖有俞爾欽、俞芯緹這一對兒女,但兒子個性冷淡寡言也就算了,女兒則是活潑過了頭,整日玩得不見蹤影,偶爾想找個人陪也真困難呢!

「伯母誇獎了。」金綾含笑道。

金綾的合宜舉措讓俞家長輩相視一笑,但光是他們喜歡也沒用,還得問問兒子的意思。

「爾欽,金綾這女孩我很滿意。你呢?」楊玉芝趁丈夫和金泰聊得盡興時,在兒子耳畔輕聲問著。

「嗯。」俞爾欽低沉的應和一聲,目光鎖定金綾已有一段時間。

俞爾欽相信沒有人能否絕金綾的美,她身穿一件合身的精緻旗袍,粉嫩的鵝黃和那她白皙膚色相當合襯,鳥黑長髮束成馬尾,劉海以極斜的旁分遮去她大半秀頸,整體看來就像個知書達禮的千金小姐,高貴且不失優雅。

但若要說出俞爾欽心底真正的評論結果,那麼他認為金綾不過是一尊傀儡娃娃,美麗卻了無生氣,只會按照別人的操控而動作,毫無自主意識。

不過,值得他玩味的是,金綾從頭到尾都沒有正眼瞧過他一眼,專心的扮演她的角色,似乎不是很在意她未來的良人是誰。

這倒無妨,反正他也不希望娶的妻子太迷戀他,那會徒增他的麻煩。

沒錯,這就只是一場商業聯姻,兩方各取所需,架築在這段婚姻上的是金錢和利益,愛情這玩意兒絕對是不被重視的,特別是對俞爾欽而言。

* * *

飯局進行到一半,俞東洲提議讓俞爾欽和金綾單獨出去散散步,也好培養感情。

本來俞東洲是看中不遠處一座小花園,以為年輕人都愛來浪漫這一套,但他似乎忘記自己兒子天性寡情,速戰速決是他的處事熊度。

「這裡就行了。」俞爾欽到門口就停下步伐,而金綾疑惑的可愛表情也只得到他淡漠的一瞥。「我今天總算親眼目睹,原來外頭傳得沸沸揚揚的『銀女』就是長這副模樣。」

金綾沒有回話,因為聽不出他是褒是貶。

「我會娶妳。」

這次她有反應了,卻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兩個字──「謝謝!」

聞言,他挑高眉尾,挑釁似的道:「為什麼向我道謝?因為我的錢?還是因為我的人?」

他這話傳達的蔑視夠明顯了,然而她只是怔忡,最後決定裝傻。「我不懂你的意思。」

「妳不懂也好,我只是要提醒妳,嫁進俞家以後,就安分做妳的少奶奶,知道嗎?」

「知道了。」她溫順的點頭,心中卻覺得他似乎把她想得太厲害了,她只是父親手中的一顆棋子,嫁給他不過是擺在他家裡當花瓶看。許多社會現實透徹太多了,畢竟她從小就是讓人以這樣的觀念養大的,他的擔心根本是多餘的。

「妳在床上也是這個樣子?」像是在挑戰她的耐性,他刻意予以輕佻的攻擊。

她果然面容一震,緊接著迅速收拾好躁動的心情。「這個……我不知道……」

「抬起頭看我!」他命令。

她依言抬頭,儘管他俊逸的臉龐充斥無盡的鄙夷,她也會照單全收。

「呵!金泰不愧是隻老狐狸,以為讓妳保持處女之身又如何?價碼比較高嗎?」俞爾欽嗤笑著。他必須試探他的新娘有沒有強壯的心臟可以承受壓力,因為他不要她有太多不實際的幻想,關於少女夢想中的美滿幸福他是給不起的,就算有,恐怕也只有在鏡頭鎂光燈前,演演戲給八卦的觀眾看。

「你……為什麼要這樣說?」她想不透自己究竟犯了什麼錯,為何兩人從一離席開始,他就不斷冷言諷語的刺激她。

「這是實情,不是嗎?」他嘴角勾起冷殘的弧度,接著道:「不過我相信金泰會很高興我願意娶妳!反正妳這幸運星再過一個月就毫無利用價值了,對吧?」

「你知道?」她很震驚,因為這事該讓父親封鎖住了才對。「銀女」之所以炙手可熱,最大主因就是命中帶財,父親因為擔心洩漏出去後會減弱她的氣,還花了不少錢堵住那名算命師的口,怎麼還是讓俞爾欽發現了呢?

「只要是我想得到的消息,妳認為有誰能瞞得過我?」他狂妄得宛若至高無上的皇帝,但他的自信也並非毫無道理,身為亞洲金融界首腦的他,擁有難以計算的身價和尊榮的地位權力,金泰那點心機哪玩得過他的如來神掌。

「那你為什麼還要娶我?」說金綾自卑也好,無爭也罷,她目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她的幸運換取來的,除去那人人求之不得的幸運後,她是真的毫無用處了,所以狡獪的金泰連多留她一刻都嫌浪費米糧,才會急著讓她嫁入豪門,貪取他最後的利潤。

「很簡單,因為妳夠安靜。」他站定她前方,食指挑高她柔軟的下顎。「我要的就是妳完全的服從,也相信妳一定可以做到,所以妳可別讓我失望,知道嗎?」

「你所謂的服從……是什麼呢?」此刻她才清楚感覺到他昂藏身軀迸射出的王者氣息,是那麼的具有脅迫力,她幾乎不敢看他那雙刀刃般的爍眸,然而他執意逼她迎視,讓她沒有退縮的餘地。

「這點妳以後就會了解,不需要我教妳,就當是我娶妳的交換條件,我想妳應該不會太喜歡金泰那個唯利是圖的老頭。」

「我沒有……」她被訓練出的好家教是不能讓人察覺她對父親的憎惡的,然而她甫開口而已,又讓他從中搶話去了。

「我不喜歡愛說謊的女人。」他三言兩語堵住她的話,而她的反應倒也誠實,像被捉住小辮子般的無措模樣,讓他更確定她適合當他的妻子,因為她沒有長舌或狡辯的習慣,那麼日後相處起來也會平靜許多。

「我知道了。」

「很好!妳還有其他疑問嗎?」

她搖頭,總算徹底明白這將是怎樣的一場婚姻了。

其實,他要求的一切對她並不困難,因為他是個公事繁重的總裁,也是人們仰慕的名人,所以他不會把時間浪費在她身上,更不允許她約束他任何事情,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只是那張薄薄的結婚證書,更甚者,就只是檯面上的夫妻罷了。

她不能表露的是她內心想逃脫金家的願望,然而俞爾欽的冰冷卻已佐證一件事,她不過是從舊的籠子更換到新的監獄,自由的天空、新鮮的空氣依舊離她好遠、好遠……

* * *

俞、金兩家在最近期的黃道吉日成為親家,盛大的豪華婚禮自然有各界名流前來祝賀,媒體記者也紛紛搶先採訪攝影「銀女」之一的金綾和金融界王子俞爾欽的成婚大典。

然而結婚不代表結束,精明的狗仔隊開始挖掘這對新人的過去,就金綾這方面,由於被管教得太好,以往的感情紀事猶如一張白紙;俞爾欽可就不同了,他雖然不愛和媒體打交道,性格冷漠又不愛笑,可也就是那股酷勁,不知迷煞多少女人,而他也不是那麼不識趣的男人,輝煌的情史洋洋灑灑寫起來至少可以裝訂成一本書了。

整整一週,俞爾欽和金綾佔盡娛樂新聞的版面,也因為當結婚程序落定、俞金正式聯親後,卻未有人們料想中的新婚燕爾。

根據狗仔隊爆料,當天婚宴散席後,俞爾欽居然沒有立刻回家與新娘洞房,反而跑回公司主持一場會議,結束後就直接搭機飛往美國出差。

慘遭冷落的金綾立刻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但聽說她非但沒有一絲不悅,甚至替俞爾欽說盡好話,用著楚楚可憐的容顏請大家體諒丈夫的忙碌,別再批評他的行為,讓一大掛的男人莫不捶胸頓足,嫉妒俞爾欽的好命。

事實上,完美是她從小到大必備的能力,然而內心的寂寥卻是用再多強顏歡笑都掩飾不了的,這樣的日子過得太久,她也習慣順應大家對她的要求來獲得平靜。

值得慶賀的是,來到俞家並不如她想像的糟糕,俞家人待她極好,親子間的相處模式和金家完全不同。

在金家,金泰是名副其實的一家之主,金綾的生活則是以服從為基準,父親的話猶如聖旨,連母親都不能稍有差池,否則父親就會以嚴厲的口語斥罵母親。

俞家上下則滿是和諧氣息,長輩說起話來輕聲細語,倒是俞芯緹這位淘氣的小姑總教人又愛又恨,三不五時迸出的話語都能使人啼笑皆非,大喊沒轍了,這讓金綾感到十分慶幸,因為這裡的一切如同她夢想的家,歡樂且和諧,讓她在短短幾天就融入俞家的生活,成為真正的一分子。

不過,她只要想起一個人,笑容便會自動從她臉上消失,而那個人,就是她的丈夫。

俞爾欽前天便說過今晚會返台,讓金綾的心始終飄懸在半空中,穩定不下來。

她心思混亂的切著蘿蔔,渾然不覺有人接近。

「綾綾。」楊玉芝呼喚的同時覆住金綾的手,以免她受驚而切到手。

「呃……媽,有什麼事嗎?」

「沒事,只是進來看看有沒有什麼要我幫忙的。」楊玉芝越看媳婦兒越滿意,本以為金綾在家合該過慣養尊處優的日子,怎料竟有著一手好廚藝,性子也溫和乖巧得教人疼入心坎裡,不是只收買了他們的心,也收買了他們的胃。

「媽,妳去客廳和爸看電視就好,這裡我可以的。」金綾並沒有被嬌生慣養成大小姐,她喜歡做菜,也喜歡看大夥兒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

「可我看妳好像老在發呆,還真怕妳刀子握沒穩,在妳這白皙手指切了個血口,可就不好了。」楊玉芝早觀察很久了,從一得知俞爾欽要回來,金綾便心神不寧。「怎麼了?害怕看到爾欽?」

「我……」金綾咬住下唇,不敢吐實。

「傻媳婦兒,爾欽是我生的,我哪不懂他的性子有多不討喜?」輕拍金綾的柔荑,楊玉芝不禁長嘆口氣。「那孩子也真是的,沒事把公司搞那麼大做什麼……綾綾,妳不要怪爾欽,那孩子是冷酷了些,但本性是很好的,或許你們現在還不夠熟悉,不過媽跟妳保證,爾欽會娶妳,一定就是有喜歡著妳,別擔心!」

「嗯。」金綾不願讓楊玉芝多操煩,順應的點點頭,然而她心中卻是明白的,俞爾欽之所以娶她和愛情無關,只因為她夠認命,而這一點,她會銘記在心的。

* * *

「哇!吃飯了、吃飯了!」俞芯緹一見金綾端菜出來,馬上衝到飯桌邊坐下,貪婪的用鼻子在每盤菜餚前嗅來嗅去的。「我的老天……我口水快流出來了!」

「妳這貪吃鬼!要是口水滴進去,妳就一個人把全部的菜吃完!」楊玉芝等人隨即入座,忍不住取笑女兒的饞樣。

「這有什麼問題!」俞芯緹這陣子可乖了,每天準時回家吃晚餐,簡直像被金綾下了咒似的。

替每個人盛好飯後,金綾選擇坐在俞芯緹的旁邊。

「兒子,味道如何啊?」楊玉芝刻意問道。

「不錯。」

「不錯你的頭!是好吃到上宇宙了好不好!」俞芯緹最捧金綾的場,一塊滷肉才送進口咬沒幾下,美妙的滋味便讓她感動地撫著雙頰,一副快融化了的樣子。「哦!大嫂,我好愛妳喔!」

「妳好吵!」俞爾欽實在受不了誇張的妹妹,卻無法否認金綾的手藝好到令人驚喜,教吃慣各國山珍海味的他都不禁暗自稱許。

「我就是吵,不然你能拿我怎麼樣?」俞芯緹可不怕他,逕自纏著金綾說話,「大嫂,我今天帶妳幫我做的手機袋出門,大家都說超好看的呢!」

「什麼手機袋?」俞東洲抬起頭。

「我拿給你們看!」俞芯緹獻寶地衝去房間拿手機出來,得意的在眾人面前展示著。「很可愛吧?而且大嫂跟我默契超好,我都沒說就幫我縫了一隻我最愛的凱蒂貓上去!」

「哇!簡直跟外面賣的沒兩樣嘛!」楊玉芝也不禁嘖嘖稱奇。

「大哥,我最近發現我好崇拜你喔!」俞芯緹這新新人類說起話來沒頭沒腦的,一下子又把話題轉到俞爾欽身上。

「為什麼?」

「因為你娶了一個萬能的老婆回來啊!如果我是男人,真想一腳把你踹進海裡去!」說著,俞芯緹臉轉向金綾,拗著指頭計算著。「你們看看,大嫂臉蛋正、身材好、功課棒、個性佳、會煮菜、又會縫東西……大嫂,可不可以告訴我有什麼東西是妳不行的啊?」

「呃……」突然被點到名的金綾一抬頭便對上俞爾欽的視線,頓時無措了起來。

「俞芯緹,妳再鬧我們就要先把菜吃光了喔!」楊玉芝看不下去,急忙援救她文弱的好媳婦。

「這怎麼可以……哥!不要動!」俞芯緹見鬼似地大喊。

「幹嘛?」手方舉出去的俞爾欽定住,不明所以的望著妹妹,原來是……好樣的!這妮子夠賊,他最愛的燉牛肉就剩下最後一塊了,她竟然以這種賤招搶在他之前挾走。

「沒事,喊心酸的!」俞芯緹才不管俞爾欽的屎臉。好食物就是落入她這種懂欣賞的人口中才對嘛!

「芯緹,妳太頑皮了,妳哥坐了這麼久的飛機也夠累了,妳怎麼還跟他搶東西吃呢?」俞東洲瞪了女兒一眼。

「哎唷!老爸,你也幫幫忙,又沒有人拜託他當空中飛人,他愛飛,累死活該!」俞芯緹甚至變本加厲,一次又一次劫走俞爾欽的食物。

「俞芯緹,妳夠了沒有?」俞爾欽瞇細了眸子,這是他發火的前兆。

「沒、有!」俞芯緹就是有個鐵膽,反正她還有爸媽挺,就算老哥要發飆,也只是雷聲大、雨點小。

「妳──」

「冰、冰箱還有菜……我可以再煮……」金綾見情況就要失控,趕緊打圓場。

然而俞爾欽卻只是不屑的瞥她一眼,將木筷重重放在桌上。「不用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