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一章

愛情是什麼?愛情很有趣,一想到心愛的人,即使含淚吃下他所煮的每一道食物之後,還恐有得被送往急診室的危險,也甘之如飴

──關愛。

愛情是什麼?愛情很美好,為了心愛的人,就算要連煎顆荷包蛋也可能會引發火災的他弄一桌滿漢全席博得情人一笑,都在所不辭

──唐朝。

清晨,天濛濛亮,太陽還掛在山後不肯露臉,只透出一些淡淡的光芒灑在地上,拉出長而淺的影子,早晨的空氣十分清新,風有點涼,晨露的濕意逼得人得套上一件薄外套。

季節已是夏末了,剛好是最宜人的氣候,有點涼又不太涼。

早上五點,路上沒有人影,只有一隻小黑狗懶懶地趴在地上,偶爾聽見聲音抬抬惺忪的眼皮,望了望四周算是盡點守門的義務之後又繼續入眠。

如此美好的清晨,讓人優閒到覺得世界是這般安詳和平的時候,卻突然爆出一聲不雅的低吼--

「媽的!」

實在有夠破壞氣氛,至少在這麼優閒、高雅、安靜的社區是不應該聽見的。

接著,是一連串刻意壓低嗓音的咒罵,由高分貝轉為低分貝,聽得出盛怒的男人肯定是經過旁人提醒才很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氣,可惜依舊無效。

「媽的!媽的!媽的!Shit!Shit!Shit!可惡!可惡!可惡!」

真是有夠沒氣質。

晨跑回來的關愛皺著眉頭,循著聲音的來源,走過去想瞧瞧是哪位仁兄「出口成髒」。

天生膽子特大的她,根本不怕前頭會有什麼等著自己,就算發生什麼事情,在這樣寧靜的早晨,只要她放聲大喊,包準可以讓所有人提早起床。

關愛走到社區外,發現那間最近一直是眾人聊天話題的神祕早餐店終於開門營業了,門口還掛著一個招牌,上面寫著「唐朝早餐店」,有了燈光才引起她的注意。

大約一個月前,星光社區外的某一間店面,在敲敲打打半個月後,終於在社區居民的忍耐到達極限時停止噪音的折磨,然後裡頭又不知再忙什麼,眾人一頭霧水,卻又帶著萬分期盼的心情等待答案揭曉。

畢竟他們這裡是個小社區,只要有事情發生,閒著沒事幹的太太阿姨婆婆媽媽們就會發揮守望相助的優良美德,一會兒站崗、一會兒打探敵情。

豈料,那道鐵門始終沒有拉起,外頭也毫無動靜,直到昨天晚上招牌終於掛上去了,是門口的警衛伯伯好心跟她通報的。

原來是一間早餐店,看來他們星光社區居民有福了。

也不知是不是他們社區太偏僻,外頭只有一條車子少得可憐的馬路,方圓十里內連一間麵店也沒有,甚至是現代人的「好鄰居」便利商店也需要騎個五分鐘的機車方可到達,的確有夠偏僻。

曾經有人開早餐店想造福人群,無奈星光社區的住屋率到目前為止僅有五成,附近又沒有其他社區,導致早餐店入不敷出,盛大開幕,淒涼收場。

社區附近空曠無人跡,真是應驗當初銷售人員的一句話--環境清幽適合居住。

微亮的天色,讓早餐店透出的日光燈更顯燦亮,站在店門口手上拿著一支小鐵鏟的男人第一眼就令人印象深刻,因為他是那樣的高大、壯碩,穿著白色短袖圓領T恤,嘴裡叼著煙,臉色認真卻又陰鷙難看得很。

彷彿在煎台上的是他的殺父殺母仇人,他是復仇者,正在用手上的小鐵鏟在煎台上剁剁剁、切切切,把對方五馬分屍。

對啦,看樣子他是很努力,但這樣……會比較好吃嗎?

一個男人走到「復仇者」身邊,低頭一看,一副差點要昏倒的模樣。

「老大,我是請你煎肉片,不是要你做成絞肉。」應該是一片圓圓的,可以放在三明治裡的肉片,如今已經變成用來包水餃的碎肉。

「它很難翻。」不是抱怨,是事實。

男人接手小鐵鏟,將旁邊煎到硬得難以下嚥的荷包蛋翻個面,輕輕鬆鬆。

明明兩個人同時去接受職前訓練,怎麼做出來的食物卻有天壤之別?從沒下過廚的自己都能輕易做出最基本的食物,偏偏他的老大、這間店的老闆總是在努力奮戰幾分鐘後,依舊全軍覆沒。

「碎肉也可以啦。」能吃就好,他不挑。

「那這個肉片三明治要改成碎肉三明治嗎?」問題是,能給客人這種東西嗎?男人很認真地詢問老大的意見。

「復仇者」看了一眼,扔出解決方案。「阿泰,待會兒把價目表收起來,客人問就說是『碎肉三明治』,是新推出的產品,又不是不能吃。」

阿泰在心裡嘆了口氣。經過無數次人體實驗證明,老大真的沒有當廚師的天分,連煎一顆完整的荷包蛋都有問題,但他就是不肯死心。

他想,有沒有廚藝大概和慧根有關係,老大什麼都行,就連這家店的裝修也是老大親力親為,無奈就是廚藝有點……不,是很糟糕,完全沒有一絲希望。

「快包吧,都半個小時了,連一個三明治也沒做出來,待會兒怎麼賣?」

「是,老大。」阿泰乖乖去包碎肉三明治。

就在兩人為碎肉三明治的努力告一段落時,赫然發現店內的座位上多了一名年輕小姐。

靠!她是幾時進來的?怎麼無聲無息啊?要不是天已經亮了,肯定會嚇死人。

阿泰目不轉睛地望著那名外貌美麗,一頭烏黑長髮紮成馬尾的女人,她穿著短褲、短袖運動服的身材火辣得叫人要噴鼻血。

最令人讚嘆的是那一雙勻稱白皙毫無瑕疵的美腿,交疊著的曲線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的臉──那張臉的表情實在很冷淡,彷彿她家剛有人過世。

沒關係,美女依舊是美女,賞心悅目。

為怕老大的壯碩豪氣嚇到第一位尊貴的客人,阿泰正打算前去招呼時,唐朝把他擋了下來。

「去做三明治,我來!」

依正常人的審美標準來看,眼前的女子的確令人驚豔,不過對美女沒有特別感覺的唐朝,只把她當作是他的客人,第一個客人當然要由老闆親自出來招待,他會親切地好好款待這位客人,讓她感受到自己的熱情。

「小姐,早,請問要吃什麼?」

「唐朝早餐店」賣的是西式早餐?嗯,也沒人說不可以;佈置得很舒服的環境卻有個連煎肉片也不熟練的老闆?嗯,沒關係,說不定店員深藏不露。

剛好肚子餓了,關愛便自告奮勇來當第一個實驗品。

「我要燻雞起司蛋三明治。」這是她星期一必點的早餐。

「燻雞還沒到。」

還沒到?那她點星期六的好了。「火腿起司三明治。」

「火腿還沒退冰。」

阿泰曉得老大意圖為何,卻只能無奈的包好三明治。

「蘿蔔糕。」好吧,今天先吃星期三的也行。

「蘿蔔糕明天才會送到。」

關愛的眉頭皺了起來,「奶油厚片。」

最簡單的一樣,總有了吧,這應該是最基本的。

「忘記買厚片了。」

「那薄片呢?」

「我們只有賣厚片。」

她眨眨眼,看了笑容可掬的唐朝一眼,再望望他身後牆上那似乎是僅供參考的價目表,然後又把視線移回他臉上。要什麼沒什麼,是想第一天開幕就關門大吉嗎?

「你們今天到底有什麼?」這是她有史以來吃過最辛苦的早餐。

「開幕第一天有我的鎮店之寶──碎肉三明治。」他的得意之作。

那個失敗品嗎?

「小姐,這是我們店裡新開發的產品,妳一定要試試,不試保證後悔!」唐朝強力推銷,還以眼神示意阿泰送上一個熱騰騰的三明治。

試了才會後悔吧?

阿泰的臉上有些同情,又有點哀怨,他們的第一位客人啊……

望著白色吐司內夾著黑黑的東西,真的能吃?她瞥了阿泰一眼。

阿泰苦笑,「放心,全熟的。」只是有點難吃。

全熟,至少是不會拉肚子了。

既然是要來當實驗品,關愛也不囉唆,立刻拆開三明治的塑膠袋,張嘴咬下一口。

這一口,讓唐朝很期待她的反應,也讓阿泰很佩服,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這個女人卻這麼阿沙力,他真想用力鼓掌喝采她驚人的勇氣。

那種黑得跟炭有得比的東西,她真的敢吃喔?!

關愛嚼了嚼,然後吞下。

唐朝眼裡閃著晶亮的光芒,等待的問:「好不好吃?」

她將三明治放回小籃子,優雅地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你要我說實話還是謊話,要說百分之百的,還是百分之五十的?」就看對方希望她毒的程度有多少。

「實話百分之百。」唐朝滿心歡喜。

「謊話百分之一。」阿泰滿腔哀痛。

兩種不同的答案同時說出口,唐朝立刻轉頭怒瞪阿泰一眼,「你對我這個老闆很沒信心嗎?」也不給他信心,就只會拆他的台。

「很有信心……」絕對會被批評。

「有點……ㄌㄚ、。」看在阿泰用眼神苦苦哀求的份上,關愛慈悲地放他們一條生路。

唐朝一臉驚訝,「我沒加辣椒啊。」他轉頭看著阿泰。

阿泰連忙否認,「我也忘記灑胡椒了。」

「不是辣椒的『辣』,是蠟燭的『蠟』,吃起來很像在嚼蠟。沒有一點味道,比肉乾還硬,我是想吃肉,不是想吃炭,而且吃這種炭對身體不好,會致癌。」使出百分之二十的毒舌功力應該就足以讓他回家好好閉門思過了吧?

「妳說我的肉像是蠟燭?!」

「不是說你的肉,是說你煎出來的肉。這位先生,老實說,這個三明治真的很難吃。打我有記憶起,還沒吃過這麼難吃的東西,請不要拿來荼毒我好嗎?我雖然不是美食專家,但食物好不好吃還分得出來,是沒打算長命百歲,但還想壽終正寢,不願死得不明不白。」想起來就一陣噁心,那種奇怪味道難以形容,她回家最好用檸檬水漱漱口。

阿泰一手貼上額頭,非常無力。

每個人都有最致命脆弱的一點,是不喜歡讓人碰的,而老大最致命處就是他慘絕人寰的廚藝,偏偏他不信邪,以為有個在五星級飯店當主廚的弟弟,就認為自己的廚藝也是等待開發中,只可惜不是等待開發中,而是最好不要被開發,免得害人害己。

老大向來大方得很,但只要一講到他的廚藝,他的臉皮可就薄如蟬翼,偏偏眼前這名不怕死的女人就相當坦白,這下老大鐵定會翻臉。

唐朝不悅的開口,「我很用心做,妳怎麼可以說它像蠟燭?」他整整花了五分鐘耶!

「我也很用心批評,你怎麼可以要求我說實話,卻又要用謊話來包裝呢?你這樣不是很矛盾嗎?要聽實話,但又不能接受,既然不能接受,幹嘛還要我說?而且還是要聽百分之百的實話。」

「妳可以婉轉一點。」

「先生,我已經夠婉轉了,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批評,是你自己不能忍受,要是我說百分之百,你恐怕會去自殺吧。」

「有種妳就說!」

關愛挑挑眉,看了唐朝一眼,他要聽實話,好,她就說給他聽。

「這位先生,坦白說,你的碎肉硬得跟蠟有得比,難吃到跟燒烤用的木炭不相上下。如果你的廚藝差到連煎顆荷包蛋也不行的話,麻煩你不要害人害己,不僅傷害我們這些無辜的客人,連累你身邊的員工,還白白犧牲一顆雞蛋。你餓死沒關係,但別拉他們做墊背,照你今天的表現來看,我相信你今天就可以輕鬆了。」

「輕鬆?」

「關門大吉。」

「媽的!妳敢詛咒我關門大吉?」

唐朝下意識做出捲袖子的動作,本只是想嚇嚇她,哪知阿泰見情況不對,以為他真的惱羞成怒要打女人,急忙伸手往他腋下一架,試圖阻止他。

「老大,不要動手打女人!」太丟臉了。

他才不屑為這種芝麻小事動手,不過既然有人架著他也好,氣勢就更逼真些。

「麻煩請抓住你家的老闆好嗎?」關愛才不怕惡勢力。真是的,危險動物就要關在危險動物區,幹嘛隨便放出來亂嚇人?

「女人!妳最好給我收回妳說的話!」

「哪一句?」她還不知死活的問。

「說我會關門大吉。」真是觸他楣頭,還虧他花錢請人看了良辰吉時,保證他一定會成功,若不成功,就回頭找那個老頭算帳。

關愛若無其事的起身,環顧四周一圈。

「男人,說老實話,你這間店的設計、裝潢都是一流的,整間店的風格有點希臘式,白色的牆壁,藍色的桌椅,桌上的小籃子還用貝殼造型,看得出設計者的確是花了心思;動線設計以及桌椅的分配也都恰到好處,讓人進來就覺得很舒服,不會感覺擁擠,甚至是桌椅也挑得不錯,坐起來非常舒適,美中不足的就是……」

當初決定了要開早餐店,他就沒想過要找人來幫忙設計這間店,他要完全靠自己。

這裡的佈置、規畫完全是他一手包辦,就是希望有自己獨特的設計風格,阿泰頂多是幫他跑跑腿買個便當什麼的,這個女人的稱讚他聽得很歡喜,但很快又回了神,準備聽她的重點。

「就是什麼?」

「就是有位手藝奇差無比到可能有預謀害人之嫌又毫無自知之明的廚師,若想起死回生,我建議你最好換個廚師,就算是小學生,恐怕也比你好太多。」這是她良心建議。

「媽的!女人!妳竟然說我連小學生也不如?」

「還有愛說髒話,實在有夠不文雅,很沒氣質。男人,我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就會煎荷包蛋,二年級會做蛋炒飯,三年級會煮菜,四年級會煎魚,五年級會煮湯,六年級就能煮出一桌菜。老實說我也不是愛炫耀的人,告訴你這些是想讓你清醒,這世上還是有人不會煮菜,你千萬不要太傷心,不懂廚藝也不是世界末日,絕對要堅強!」

真是一席有夠安慰的話,聽來一點也不令人愉快。

「那妳煎個荷包蛋來給我吃吃。」他要確定她真的很行,才願意心服口服。

關愛朝他攤攤掌。

「什麼意思?」

「一顆蛋一千元。」

「媽的!妳搶人啊。」

「老大,冷靜!冷靜!千萬要冷靜啊!」要不然會鬧出人命的。要是老大真的衝動起來,光憑他這一身排骨,絕對阻止不了體魄強健的老大。

小姐,拜託妳行行好,別再火上加油了。

「說得好,我就是搶人,想學東西就得付費,要跟我學煎荷包蛋,代價很高的。秉持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理念,我勸你現在就可以拉下鐵門了,免得到時候一大堆記者來採訪我怎麼會發生食物中毒的經過,那很麻煩的。」她生平最討厭麻煩了。

「女人,妳很欠揍!」雖然他的確很想揍這個女人,不過也被她激得反倒冷靜下來。

「男人,是你太沒風度了,請好好檢討一下吧。」

「妳都這麼欠扁嗎?」

「是你要我說實話,我這人沒什麼優點,就是太老實。」

「我不會關門大吉!」他咬牙切齒的吐出這句話。

她微笑,「我會拭目以待。」說完,她起身,把錢交給他。

唐朝才不打算收下,這一收就是更大的侮辱。「不用了。」

關愛也不勉強,轉身小跑步回到社區內。

「那個女人……媽的!」

「老大,剛剛明明就是你不對。」

「誰是給你薪水的老闆?」唐朝斥責他的大逆不道。

「你……」阿泰實在很沒轍。

剛才這兩人的對話其實沒什麼,反正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相信海枯石爛也不會改變,只要請個廚師問題就解決了,犯不著生氣啊。

「阿泰,你被開除了!」哼,當老闆就是有這個好處。「可惡到極點,居然詛咒我會關門大吉!哼!我就偏偏不關門,看她能怎麼樣!」愈想愈火大,他就是不會順她的心。

是不能怎麼樣,只是覺得很……幼稚而已。

老大突然異想天開想開店,他死心塌地追隨,現在卻覺得有種災難臨頭的感覺,是不是趁早收手比較好?

開門不到一個小時,「唐朝早餐店」又匆匆拉下鐵門,關門的速度堪稱有史以來最快的,甚至連社區的警衛也來不及嚐嚐味道。

八點半的時候,騎機車去上班的關愛偶然一瞥,發現早餐店關門了。

很好,那位老闆還算有點良心。

「關小姐,那間早餐店好像關門了耶,我看妳早上有進去,食物好吃嗎?他們為什麼要關門?」警衛伯伯很好奇。

關愛淡淡一笑,「我也不太清楚,老闆想幾時開想幾時關,我們也管不到啊,我先去上班了。」她做人有良心,不會背後亂說話。

不過既然無法造福人群,這樣的早餐店還是早早關門比較好。

* * *

星光社區是獨棟獨戶,每一棟樓高四層,算是小別墅。

據說社居裡住了幾個被包養的情婦,但一切都只是據說,沒人可以出面證實。

晚上七點多回到社區,關愛把機車停好,意外發現她對門的鄰居竟然是早上那位復仇者老闆,此時他正拿著一條水管在澆水。

她注意到他的草地旁還擺了好幾盆花草,看不出像他這樣的男人,還懂得細心照料植物。並非自己以偏概全,只是連塊肉片也煎不好,實在令人很難信服他能照顧更嬌弱的花朵,不過他真應該感謝她的建議,要不然也不可能有如此閒情逸致。

關愛掏出鑰匙,正準備開門時,身後的聲音緩住她的腳步。

「關小姐!」

「你怎麼知道我姓什麼?」

「這還不簡單,問警衛就好了。」放下水管,唐朝跨過界線來到她的地盤上。

「有事嗎?」

「我剛搬來,想敦親睦鄰。」阿泰勸他要學著和善一點,畢竟他要當老闆,萬一太兇神惡煞,就算請來食神助陣,同樣得關門大吉。

想他在江湖上打滾多年,要兇狠就有多兇狠,但是要和善……那應該是嬰兒時期才會做的事情,他準備拿這個似乎不怕他的女人當試驗品。

關愛、關愛,她這名字還真有趣。

是因為欠缺關愛才讓她這麼冷淡防備所有人嗎?

「我想不必了,我們沒什麼好敦親睦鄰的。」她有預感,跟這位仁兄攪和太久,會替自己帶來一大堆麻煩。

「妳這女人怎麼這麼難伺候啊!」他搔搔頭,有點不爽。

「我也沒要你來伺候我。」她冷冷頂了回去。

以為他愛啊?

他不是犯賤,偏偏不曉得為什麼,雖然聽她說話會讓他冒火想揍人,不過和她對話很有趣,她反應很快,就算嘴巴有點毒,也是毒得讓他好氣又好笑,當然了,好氣的成分是高一點,因為他堅信自己絕對有當廚師的天分。

「我們來打個賭吧!要是我的早餐店真的關門大吉,我就免費讓妳使喚一個月,要是我的店沒關門大吉,妳要怎麼辦?」

「不怎麼辦。」她才不會傻傻去跟他打什麼無聊的賭。

「喂,女人,賭一下會死啊?又不是要妳簽賣身契。」

「男人,說到重點了,我們根本不認識,我犯不著跟你打賭,尤其這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的賭注,我何必要賭?你會不會關門大吉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她生性冷淡,除非對方受她重視,要不然是不分親疏,一視同仁。

「好,如果我輸了,就讓妳免費吃一年的早餐。」

關愛定定地望著他,看出他眼底的認真,他不是嘴巴說說就算了,而是真的想要一雪前恥。

直到這時候,她才注意到這位復仇者老闆有張粗獷的臉龐,沒有刮乾淨的鬍子非但不會顯得骯髒,反倒相當性格,他身上依舊是白色圓領T恤搭配牛仔褲,看起來乾淨清爽,如果不是聽過他出口成髒,他不說話的時候,樣子還挺人模人樣的。

「這位老闆,如果你輸了關門大吉,請問這一年的早餐哪裡來?」

「我會買來給妳吃!」唐朝豁出去了。

「真要賭這麼大?」

「廢話!」

「因為男人的面子不可以丟?」

「我是要告訴妳,有志者事竟成,說不關門大吉就不關門大吉,我一定會做到!」

很好,非常有毅力,不過他那個無可救藥的自信心究竟是哪打來的?

「這位先生……」

「我姓唐,單名朝。」

「唐老闆,我會祝你成功,不過你能不能成功,不關我的事情,晚安了。」即使他想攀上月球,也不關她的事,她沒道理要跟著蹚這渾水。

就在關愛要關上門之際,唐朝伸手阻止她。

「關小姐,我覺得跟妳很有關係,因為就是妳刺激到我,我非跟妳賭一賭不可!」他絕對要讓她心服口服。

關愛想了一會兒,開口道:「唐老闆,這樣好了,如果你願意提供一年的免費早餐,外加一年接送我上下班,我就跟你賭了,如何?」

希望他能死心,若不死心,最後輸的仍然是他。

「好,跟妳賭了。那妳的賭注是什麼?」

「如果我輸了,免費為你的早餐店工作一個月。」

唐朝一口答應,「好!我一定會讓妳到我的早餐店免費工作一個月!」

關愛淡淡笑了,沒有絲毫嘲諷的意思,只是單純的一笑,然後她說了句晚安便關上門。

望著那扇關起來的鐵門,唐朝傻傻地站在外頭,就為了她那抹淺笑,很柔、很甜,沒想到她不說話的時候,還挺可愛的嘛!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