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一章

「挵髮」位在臺北市東區的小巷弄中,即使地理位置並不若其他同業顯眼、便利,其高知名度仍讓每天上門的顧客絡繹不絕,而店裡最具人氣的設計師,首推頂著無數競賽冠軍光環的方戀昭。

差十五分鐘到十一點的此刻,店內人員正在準備開店事宜,一抹慵懶身影一如往常地推開掛著「準備中」牌子的大門。

「早啊!」方戀昭揉了揉眼,一副大夢初醒的模樣。

「方姊早!」櫃檯的小玲抬頭一笑,先奉上一杯鮮榨果汁。「老闆一大早就在找妳了,說是有重要的事要跟妳說,請妳直接到他的辦公室去。」

一口氣灌下半杯每天的新鮮早餐後,方戀昭才挑眉回答。

「重要的事?」口氣相當不滿,「每次重要的事,結果都是沒好事!」

小玲一聽,笑了出來。「我看老闆真的滿急的,明明知道妳十點四十五分才會進來,他卻十點就一直問妳到了沒?」

「他今天這麼早進公司啊?還真是神奇。」啜飲著剩下的半杯果汁,方戀昭沒急著去覲見大老闆,反倒是心急難耐的老闆自己從辦公室摸了出來。

「小昭!」看見櫃台前的人,曹行淳眼神發亮,連忙前來逮人。「妳終於來了,進來進來,我有事跟妳商量。」

方戀昭瞄他一眼,喝光了杯中的果汁後,才懶洋洋地跟著他往辦公室走,同時不忘提醒。「再十分鐘就開店了,你最好別商量太久。」

她的預約表排得滿滿的,敢delay到她的工作進度就準備領死!

「我知道、我知道。」曹行淳知道方戀昭對這點的重視,只是心裡也明白,等下她聽見要商量的事,肯定會火氣直冒,可是他別無他法,只能硬著頭皮了。

「小玲,等等再去幫小昭買五杯果汁。」思及女王可能會有的火力,他忙不迭回頭交代,只希望能以她最愛的新鮮果汁稍稍撫平一下即將會有的怒火。

「你說什麼?」方戀昭瞇起眼,大有風雨欲來之兆,看得曹行淳心驚膽戰,只差沒跳起來奪門而出。

不行!他不能這麼沒膽識。「我說,我希望妳能幫個忙,到府服務。」他笑得很尷尬,可是還是很勇敢地再次要求。

「我什麼時候變成送批薩的了?要不要保證hot到家?」瞪著自家老闆,方戀昭的口氣沒有一絲絲的客氣。

「妳聽我解釋,我會這樣要求是有原因的。」舉起手,曹行淳很想大喊投降,可是想起自家兄長的請託,還是只能努力試著說服眼前的女王。

「我說過了,店裡才有最完善、最專業的設備,我管對方是什麼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千金貴婦,想要找我就自己認命地到店裡來!」

「這個我同意,可是這次是特例……」曹行淳陪著笑臉,雖然心裡很怕,可是絕不輕言放棄。

「哪個人值得我開先例?」方戀昭絕不相信會有這號人物值得她打破自己的規矩。

「聽過盛少瀾嗎?」聽她這麼問,曹行淳眼睛發亮,突然覺得請求有望了。

「男的嗎?」方戀昭一副沒興趣的模樣。「怎麼,他是什麼政界高官,還是企業總裁?或是最新一代的超人?」

開什麼玩笑!她的客人裡多的是權貴高官、政商名流、知名藝人,哪個不是有權有勢的,還不是得乖乖打電話排隊預約,這個叫盛什麼的算是哪根蔥、哪顆蒜,居然想走後門不照規矩來?

「就算是超人,也得給我到店裡來!」

這個女人,真的太不給面子了!

「他是現在最最最最富盛名的新生代藝術家,名氣一路由歐洲紅回台灣來,一大堆藝廊捧著鈔票拜託他回來辦展,好不容易他點頭同意了,結果卻出了點小問題,嚴重影響到他的工作情緒……」

「你給我停!」方戀昭打斷曹行淳的長篇大論,只因為他講的那堆廢話根本不是她想知道的。「那關我什麼事?我不管他名氣多大,我們店裡本來就有設貴賓室保有VIP客人的隱私,我想這樣應該就夠了。」

「這……」曹行淳開始滿頭大汗,不知道該怎麼跟方戀昭解釋,那位新銳藝術家有著極度龜毛的個性,活脫脫的藝術家毛病。

「那位盛先生對頭髮有個怪堅持,不愛讓旁人碰,以往都只讓一位法國的老師傅動剪,可是老師傅上個月過世了……」瞄了眼方戀昭的表情,曹行淳連氣也不敢換地把話一次全說完,就怕她突然喊停,「因此大為影響盛先生的心情跟創作的靈感,所以承辦這次展出的經理人想拜託我們……不!拜託妳,希望妳能幫他們這個忙。」

儘管曹行淳說得再客套,方戀昭也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又沒義務幫他們。」什麼影響心情跟靈感,關她什麼事?別妄想跟著來影響她的工作進度跟心情!

「時間到!我要去上工了。」一看錶,差三分鐘就十一點,方戀昭不再給曹行淳開口的機會。「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不是啊,小昭……」曹行淳急忙想拉住方戀昭,卻被她狠瞪一眼,嚇得縮回手。

看著她頭也不回地摔上辦公室的門,曹行淳忍不住同情起自己。他堂堂一個老闆耶!她好歹也尊重他一下嘛!多給他個二十分鐘好好「勸勸」她又有什麼關係?真是太過分了!

可是自憐完,問題依然沒解決,想起兄長的「嚴正」請託,再想到自家女王的迫人氣勢,曹行淳開始覺得自己處境堪慮了。

誰來教教他,怎麼說服那位小姐啊?

臭著一張臉,滿心不快的方戀昭還是在早上九點被膽戰心驚的曹行淳給「押」上車了。

沒辦法,當自家老闆化身為一隻蒼蠅,每天在她身邊飛來飛去時,方戀昭勉強還能當他是個隱形人;但當整間店的人都屈服在老闆的「淫威」下,集體變成一群蒼蠅圍住她時,她就受不了了。

所以,在大家的群體哀求下,為了重新換回清淨的工作環境以及效率,方戀昭勉強點頭答應,去「服侍」一下那位了不起的大藝術家。

只是,現在的場面和她想像的有所出入。

「少來煩我!」

充滿惡意的咆哮聲由二樓一路傳到一樓的大廳,由語氣推斷,這聲音大概就是那位偉大的藝術家所有。

跩個什麼勁啊,他以為她很愛來嗎?俏眼一瞇,方戀昭瞄向一旁的曹行淳。

「你們沒跟他先講好嗎?」居然敢把她帶來之後晾在大廳,是她最近太好說話了嗎?還是他們真的覺得她很閒?

「呃……」曹行淳冷汗涔涔,真的很怕方戀昭當場大開殺戒,而他絕對是首當其衝。可是上面似乎也是猛獸一隻,他到底該怎麼辦呢?

「回去再跟你算帳!」光看他的樣子也知道答案,方戀昭可沒那等好耐性,繼續坐在大廳喝茶「聽」戲,她還得在開店前趕回去耶!

「懶得理你,我自己上去問他!」順便告訴那個囂張的男人,不是每個人都有那個美國時間聽他在那亂吠的!

「上去?等等!」曹行淳急忙想攔下方戀昭,卻被她大力甩開,只能含淚追在後面。「小昭,那個……大哥說了叫我們在下頭等的。」

提醒無效!方氏火車一個勁地直往二樓聲音來源處衝去。

「請問,你們到底決定好了沒?」一跑上二樓就看到兩名男子的身影,方戀昭也不管哪個人是主角,劈頭就問。

「方小姐,不好意思,可以請妳再稍等一下嗎?」長相斯文的曹令淳看到一臉不耐煩的方戀昭以及身後跟著的悲慘背後靈,勉強勾起笑容。「我和盛先生需要再溝通一會兒。」

「我能說不可以嗎?」看在對方還算客氣的份上,方戀昭也先壓下了脾氣。「這個世界不是圍著他在轉的,要不要一句話!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沒那麼多時間等他。」話說完,不忘挑釁地看向另一名男子。

哼!下巴抬得那麼高,眼神放得那麼冷,他以為他是誰啊?藝術家很了不起嗎?架子那麼大,再有才華也是討人厭!

「莫名其妙闖進別人家裡,居然還敢先指責我這個主人,到底是誰打擾到誰,誰以為世界是圍著他在轉的?」看著眼前這名氣焰張狂的女人,盛少瀾逸出冷笑。「曹令淳,這就是你找來的人?」

「盛先生,我想……」看著在最短時間摃上的兩人,曹令淳覺得自己的頭痛頓時加乘至兩百倍。原本一個盛少瀾就夠他受的,現在還加上一個方戀昭,他開始懷疑自己找弟弟幫忙是否是個錯誤?

「你不用想了,我說了,別來煩我。」眼睛無禮地往方戀昭一瞄,盛少瀾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視。「這就是你誇上天的人?就憑她也想動我的頭髮,你是不是沒搞清楚我的要求啊?」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啊?」面對這個白目男人的指控,方戀昭臉色一變,就想好好上前「教訓」他一頓。

「小昭!」曹行淳嚇出一身冷汗,連忙死命由背後捉住她,就怕她一個失控真的對眼前的大人物出手,到時候先別說盛少瀾會有什麼反應,光自家兄長那關就過不去了。

「盛先生,方小姐得獎無數,可說是台灣首屈一指的設計師,你這樣說真的太失禮了。」人是曹令淳找來的,他說什麼也不能袖手旁觀,任由這個脾氣惡劣的藝術家侮辱。

「叫她走!我管她得過什麼獎,我不爽讓她剪頭髮。」半是嘲笑地看了被緊緊捉住的方戀昭一眼,盛少瀾惡意地火上添油,「誰知道你是不是狗急跳牆,隨便在路邊找了個人就來誆我。」

「我才懷疑你的身分咧!」方戀昭不甘示弱地吼回去,「誰知道你會不會是只會擺高姿勢唱高調,完全沒半點實力才華!」

「小昭!」曹行淳真的覺得自己不行了,求救的目光一波波投向敬重的大哥身上。

「我看,今天就先這樣吧!」曹令淳也是疲累不堪,這幾天光和難纏的盛少瀾溝通就已經讓他身心俱疲了,沒想到弟弟帶來的「人選」跟盛少瀾可以說是完全不分軒輊。

「方小姐,不好意思麻煩妳跑這一趟了。」曹令淳露出一個微笑,轉向弟弟。「行淳,你們先回去,我再跟你聯絡。」

「大哥……」現在跟方戀昭一起回去,肯定是死路一條吧?

「快走,少在那礙眼。」盛少瀾淡哼。

「希罕啊?我才不想留下來!」方戀昭怒吼。

「行淳。」曹令淳連忙使個眼色,要弟弟馬上照辦,別再擴大事端。

「我們先走了。」曹行淳在心裡淌血,不敢稍稍鬆手地「架」著方戀昭下樓離開,當然耳邊也不斷傳來低咒聲。天啊!誰來救他啊?

三天內,盛少瀾趕跑了四十二個髮型設計師,在一通通致歉的電話後,曹令淳已經找不到任何願意來「幫忙」的髮廊。

「盛先生,你這樣真的會讓大家都很困擾。」揉著眉心,曹令淳越來越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極力爭取盛少瀾的台灣首展。

結果什麼作品都還沒看到,光是他頭上的幾根毛,就快整死自己了!

「我沒拜託你來。」癱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盛少瀾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哪裡對不起他,倒是越來越長的頭髮跟來來去去的閒雜人等,讓他的心情越來越差,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來。

「問題還是要解決的,離展出的時間所剩不多,原本預定該有的五件新作品卻連動都還沒動……」曹令淳想到這點,頭更痛了。

「我說了,沒靈感,不想動。」

「我知道,問題出在頭髮。」曹令淳暗嘆口氣。「老師傅人死不能復生,可是你的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你總是要再找個專屬理髮師;可是你老是把來的人往外趕,連試都不給試……」這樣怎麼找得到?

「試?」閉起的眼眸微微張開一條縫瞄向曹令淳,整個人殺氣立現。「試了之後的結果誰要承擔?我是有多少頭髮可以讓他們為所欲為地試?」

要是他不滿意的話,頭髮接得回去嗎?試?想得美!

「那你好歹也給我個回答,告訴我你的條件,我也比較好找人啊!」曹令淳真的是拿他沒轍。「你自己這樣披頭散髮的也不舒服吧?還是早點找個你滿意的人處理一下比較好。」

盛少瀾沒回話,因為曹令淳說到了重點,他的確受不了現在這副鬼樣子。

「不然人選我挑,你給我一次機會,我們試剪一下,我會交代設計師別動太多。」曹令淳見盛少瀾有所動搖,連忙加強火力說服。「一刀好了,就一刀,你一覺得不妥馬上喊停?」

盛少瀾雙眼完全睜開,站了起來。「就一刀!」

看著他踱步上樓的背影,曹令淳因為他的首肯鬆了一口氣,但緊接著又煩惱了起來。只有一刀的機會,該找誰呢?

「我不要!」方戀昭不改嫌惡的表情,想也不想地就拒絕。

要她再去理那個自大的瘋男人,門都沒有!

她可沒忘了他上次是怎麼眨低她的,更不用說最後根本是把她趕了出來。

現在想要再叫她去?作夢!

「小昭。」雖然早知道她會這麼回答,曹行淳還是很用力地拜託。「我知道盛先生上次對妳的態度很差勁,可是妳也稍微體諒他一下嘛!他最貼近的專屬理髮師就這樣突然過世,對他的打擊一定很大,加上他創作又不順利,心情當然更不好,所以那天態度才會兇了點……」

「我管他那麼多!」方戀昭狠狠地堵住曹行淳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只有他有脾氣啊?其他人就得完全配合他的心情,隨他呼來喚去嗎?你想當他的下人我沒意見,可是別把我扯進去!」

「話不是這樣說嘛!」曹行淳繼續賣力解說,「我只是覺得,說不定頭髮的麻煩事解決後,盛先生會性格大變,說不定他原本不是那麼惡劣的人……」

「說不定、說不定,哪那麼多說不定啊?」方戀昭使勁推開曹行淳,壓根不相信他的說詞。「什麼性格大變,你乾脆說他現在是因為刺激過大,暫時喪失記憶跟理智算了!」

「小昭,拜託啦!」道理講不通,曹行淳只好再用上次的招式,苦苦哀求。「我知道這樣很委屈妳,可是妳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再幫我一次嘛!」

「我不要!」方戀昭這次才不會這麼容易就被他壓榨成功。

「小昭……」雙手合十,曹行淳現在只能努力耍賴,希望能夠「盧」成功。「我真的很不想再叫整間店的人聯合起來『騷擾』妳。」

「你敢!」方戀昭立刻一拳捶向他。「上次你還嫌不夠是不是?真的想死我可以直接成全你,不用搞得這麼複雜!」

「小昭,妳也知道我一向都很怕我大哥,這次又是他開口的,要是我沒辦好,肯定會被他唸到臭頭。」哀兵政策持續進攻,「小昭,求求妳嘛!再幫我這一次,我保證如果這次那個盛先生態度還是那麼差勁的話,我馬上就帶妳走,從此不甩他,這樣好不好?」

「我幹嘛再上門去讓人家侮辱?」方戀昭冷瞥曹行淳一眼,不為所動。

「為了我嘛!」曹行淳完全不顧老闆形象地裝嗲,「而且,就算妳對盛先生不爽好了,那天我哥可是有出來護著妳,對妳也很客氣,這次他好不容易跟盛先生有了『一刀』的約定,馬上挑中妳,這就是他對妳的認同,妳應該不會讓他失望吧?」

曹行淳的眼睛閃呀閃的,直盯著方戀昭瞧。認識她這麼多年,他哪會不知道她刀子口豆腐心,而且雖然火爆,卻最重道義了!搬出人情攻勢再大敲邊鼓的話,肯定能奏效。

「你哥是不錯啦!」想到那天,曹令淳的確是客氣多了,尤其是跟那個盛某人比。

「所以啦!」見她同意自己的話,曹行淳有如吃了定心丸,有把握多了。「既然這樣的話,妳當然更是要幫他這一次啊!因為這次的展出是由他承接的,盛先生狀況不佳,他也束手無策,能夠解救他脫離這個困境的就只有妳了!」

看他說得慷慨激昂的模樣,方戀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而他依然嘔心瀝血地想著她應該幫忙的原因,說的長篇大論似乎沒有結束的一天。

「好了。」方戀昭掏掏耳朵,懷疑自己早晚有一天會因他的嘮叼不休而辭掉這份她很喜愛的工作。「你閉嘴,我就去。」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