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爺爺應該不在那一堆鬼魂中吧!家中有陣法,我有墨玉寶劍這麼兇的法器,爺爺都知道,他雖然是個倒楣的命,但是不傻,他肯定不會跟那一堆鬼魂跑過來的,就算魂飛魄散,也沒有他的份兒的!

思及此,我心頭稍稍鬆快了些,抄把水胡亂洗了臉倒頭就睡,夢裏都是那些缺胳膊斷腿的鬼魂,還有個瞧不清長相的煩人鬼追著我喊“你怎麼這麼窮阿,窮死了你,你窮死了...”

本姑娘又煩又氣,是以一夜不得安睡,第二天頂著黑眼圈扛著饑腸轆轆硬挨到正午時分才太陽毒辣才敢收起寶劍,拉開門,只見外頭驕陽似火,這大日頭一曬,再多的鬼氣陰氣也該煙消雲散了!

外頭坦坦蕩蕩,可我心裏還是愁阿!

從鬼門關上來的鬼魂都是要如數回去報道的,數字不對陰差都要追查到底,萬一那些鬼魂真的都魂飛魄散了,那些陰差少不了追查到我這兒,這可怎麼辦?想到以後不僅要被鬼纏,可能還要被牛頭馬面黑白無常纏上,我就糟心的不得了。不曉得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裹挾著這麼重的陰氣,下輩子投胎,一定要先跳到忘川洗洗再過奈何橋!

“這位姑娘...救...救命...”不曉得哪兒來的一個黑不溜秋的糙老爺們兒,裹著帶血的麻布衣裳,遍體鱗傷髮絲淩亂鬍子拉碴的,慘兮兮的往我茅草屋的土墻上一靠,“姑娘救我...”

“哎你可別靠著我的墻,這茅草搭的不結...”還剩一個“實”字落在嘴裏沒説完,本就漏風灌雨的土墻稀裏嘩啦的塌下去,倚著墻的糙老爺們兒也隨之倒下去,塵土飛揚。

“咳咳咳...”那糙老爺們兒從飛揚的灰塵裏站起身,狠狠拍了拍身上的灰,唏噓道,“本座還當喬老頭那樣窮酸是你不孝,住這樣的地方,有錢買紙錢實屬不易。”

這人...這口氣...這分明是昨晚爺爺墳頭那個煩人鬼的聲音?晴天霹靂,我大白天見鬼了?!“阿!你!”我瞠目結舌,轉身鑽進屋子裏,將剛剛收起的墨玉寶劍拔出來,指著他,“你別過來!”

“幹嘛呢你!”煩人鬼一收剛才慘兮兮的模樣,亮晶晶的眸子灼灼的將我望著,這雙眼眸和我昨夜見到的一模一樣,澄澈透明如同明月清輝,搭配這麼一張黝黑粗糙的臟臉,真是浪費了!煩人鬼道,“喬老頭生前不是捉鬼的道士麼,如今天下硝煙四起,鬼魂多如牛毛,人家捉鬼超度的早就發達了,你們爺孫竟也能過得這麼窮,嘖嘖!”

這話把本姑娘給委屈的嘴一癟!窮能怪我們?我們這村子世外桃源與世無爭,外頭死多少人,跟我們也沒關係呀!

慢著,眼下什麼情況?青天白日,烈陽當空,一隻鬼竟然靠塌了我家的墻還明目張膽的嫌我窮?啐,不亮幾招拿手活兒,這小鬼是不知道本姑娘的威力!我舉起墨玉劍:“大膽小鬼,看劍!”

煩人鬼眼睛一亮,道:“你能使得此劍?如此説來,你是活人?”説話間,劍鋒已經刺向了他的心口——這是我唯一會的一招,一招準叫這些臟東西魂飛魄散!煩人鬼伸出兩根手指頭,夾住我的劍刃,皺著眉道,“誰教你用這般毒辣的招式?”言罷將我和墨玉劍一併推開。

我踉蹌後退兩步,心裏害怕極了,這個鬼,大白天的出現,還不怕我的墨玉寶劍,道行頗深,他要是鐵了心要對我怎麼樣,我怕是難逃此劫了!也罷!早在十五年前我就該在山上凍死餓死,這十五年都是爺爺幫我賺來的,不虧了!

想到這裡,我閉上了眼睛:“要殺要剮隨你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