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這年頭還有人燒這破錢呢!”又是剛才的聲音,不過這次不是抱怨,而是嘲諷,借著月色,我瞧見那傢夥三兩步走到爺爺墳頭的松樹下,撿了一張我燒的紙錢十分講究的墊在身下坐了上去,盤著腿饒有興致的望著正在拿錢的我爺爺,念叨,“好的紙錢,一張做十張陰錢,這破紙錢,十張才抵一張陰錢,難怪喬老頭你日子難過!”

咦呃,可惡!沒聽見沒聽見沒聽見!這可惡的傢夥,又不是給他的他在一邊叨叨啥!煩人鬼!我咬牙切齒的繼續給爺爺燒紙,委屈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轉。爺爺嘆了口氣,遞給我一個安慰的眼神。

我也不想買這種紙錢啊,我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沒學會爺爺的營生本事,也沒多少侍弄田地的力氣,好在寫得一手好字,每天靠著幫村裏人寫信讀讀家書討點生活。村裏人感念爺爺生前的恩德,對我照拂頗多,才不至於讓我落得個餓死的下場!

鎮上有個姓王的大戶,覺得我長得標誌,又孤苦伶仃一個人實在可憐,想給我十兩銀子買我給他兒子做童養媳!哼,童養媳?我個超然物外的人,能為那十兩銀子去做童養媳?我跟他商議五十兩,他不願意,就此作罷。

哎,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更何況我一個上頓不接下頓的小女子,所以買不起好的紙錢也是情有可原嘛,爺爺只會心疼我過得不好,才不會怪我買的錢差呢!

我這廂正在寬慰自己呢,那廂坐在松樹下的煩人鬼又長吁短嘆起來:“唉,喬老頭,難怪你天天在奈何橋下頭擺攤兒算鬼命呢,還成天指望著進陰司謀個差使,感情這後人不孝阿!”爺爺面露尷尬之色,那煩人鬼長嘆一口氣,“唉,別人死了到陰間等輪迴那幾年啊,都靠著後人燒的錢享清福的!”

“喂,你有完沒完阿!”我憤然起身,朝著他怒道,“關你什麼事兒啦!”

空氣突然安靜,撿錢的野鬼和路過的大鬼小鬼都不約而同望向我,爺爺神色一慌!月光下,那個煩人鬼錯愕的將我望著,眸子映著月光,亮堂的跟星星一樣。

完了完了,我搭話了,這是人是鬼阿!我背後一陣涼,急中生智,彎下腰撿了石子兒,朝他附近一丟,罵道:“該死的兔子有完沒完,我給我爺爺上墳關你什麼事兒,你在這裡搗什麼亂,小心我扒了你的兔子皮烤了吃!”

四下安靜了一會。

半晌,那煩人鬼長吁了一口氣:“原來是兔子,還以為著大活人看見我了呢!喬老頭,我準你今晚遲點回去,給你這孫女拖個夢,讓她買點好的紙錢給你!”他説完薅了根狗尾巴草,叼在嘴裏,無聊的哼著小曲兒,模樣甚是逍遙自在。

我嚇得手抖,假裝沒事兒人繼續蹲下去燒紙錢,爺爺給我遞了個眼色,那意思是:快走!我將剩下的紙錢全部丟進火堆裏準備走,噗呲一聲,紙錢把火苗壓滅了!這下尷尬了,不燒掉,爺爺怎麼拿錢?爺爺起身,轉身往回走,那意思是:不要了,你快回去!

我咽了咽因為緊張而乾燥的嗓子,大步流星的往家走!家裏各種符啊水啊七星劍啊,到家了就安全了!快走快走快走!

“哎,喬老頭,我不是讓你去給她拖個夢的麼,你這就要回去了……等等,你們幹嘛都看著她……你們……是不是剛才都聽見她説話了?”

身後聽到鬼魂們輕飄飄的聲音:“她説,田裏有兔子……”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