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七月半,鬼門關大開,我帶了一串兒紙錢去給我爺爺上墳。爺爺的墳就在我家小池塘後面的兩畝地裏頭,我走兩步就到了。

爺爺生前是個道士,十里八鄉建房子選墳地撞邪什麼的,都會跑來找爺爺去給看看,爺爺呢,來者不拒,一樁生意五文錢,絕不多收一個銅子兒,鄉親們對爺爺感恩戴德,十分敬重,都誇他是喬半仙大善人!

一輪圓月當空,天地一片清明,不曉得哪飄來一片烏雲,遮了半個月亮,陰風乍起,伴著若有若無的鬼哭聲席捲而來。烏雲散開,月光朗朗,子時已到,鬼門關開了。

説來倒楣,爺爺是天煞孤星的命,克死了他的爹娘,孤寡半輩子,年過半百撿了尚在襁褓中的我,他説他那天上山只打算撿蘑菇,不打算撿我,生怕把我也克死了,轉念一想,就算克死我也得客個十年八載的,丟山上可能隔天就凍死餓死或者被豺狼野獸吃了。

橫豎是死,那活一日便賺一日,所以,這個半仙善人把我撿回去了,還取了個好聽的名字——雲輕,這名字的含義嘛,是希望我雲淡風輕,超然物外,淡泊名利。真是個文化人啊,他老人家也不想想,他的兩吊銅板,一間茅草屋子,我能圖到啥名利,除了超然物外我還有別的選擇麼?

想到這兒,我無奈地嘆了口氣。拿出石灰粉在爺爺的墳前用石灰畫了個圈兒,燒幾張紙錢撒在石灰圈兒外頭,這是給過路的小鬼的,剩下的都在石灰圈兒裏頭燒,這是給正主也就是我爺爺的!

“嘁,真小氣,燒這麼兩張打發叫花子呢!”不曉得哪傳來一聲滿含抱怨的男音,緊接著就是一陣紙張揉皺被丟掉的窸窣聲。我下意識的四下張望了一番,只見爺爺的墳後頭站著一個隱約的人形。

周圍陸陸續續來了不少大鬼小鬼,有的撿了我燒在圈外的錢,有的望都不望就走了,不一會兒,爺爺走了過來,蹲在我畫的石灰圈邊拿錢,我燒乾淨多少,他就伸手拿多少。

別人家的先人,祭日和鬼節都能來趟人間,偏生我爺爺倒楣,就是鬼節那天走的,除了七月半,根本上不來,我想念他!爺爺望著我,滿目的欣喜,但我們不能説話,我的聲音鬼物皆可聽見,爺爺生怕被別的鬼知道我通陰陽,來纏我。

我是這村子裏,陰氣最重的人,生來就能看見很多陰物。三歲時剛剛會説話,我奶聲奶氣的喊爺爺:“爺爺,那裏有個叔叔把眼珠拿下來玩了,我也想玩。”

“不準學他,不準扣眼珠子!”

“爺爺,今天有個小妹妹來找我玩,她説明晚還來。”

爺爺塞給我一個銅錢:“明晚把這個禮物送給小妹妹,讓她以後不要來了。”

“爺爺,昨晚有個婆婆説喜歡我想拉我去她家,我沒去!”

爺爺皺了皺眉:“別理她,爺爺才最喜歡你!”

爺爺説,我這一副活生生的血肉之軀配上比厲鬼還重的陰氣,簡直就是通鬼神判陰陽的一把好手!所以他致力於把我培養成一個道姑,看風水、問八卦、超度驅鬼傾囊相授!

但我這人腦子笨,唸書識字兒還行,那些鬼畫符啊怎麼都畫不好,那些超度咒語念了,小鬼還沒怎麼著,我先饒舌了,桃木劍在我手上被我的陰氣壓得劍身都泛黑氣。

家中有把千年墨玉打成的劍,那把劍我倒是耍得,但是一齣手就是小鬼魂飛魄散的下場,用了兩次,爺爺説出手太狠厲,鬼魂留在人間總是生前有冤屈怨念,不能入輪迴已經很可憐,倘若還要魂飛魄散,就更可憐了,於是爺爺將那墨玉劍藏了起來,不讓我用!

折騰了三五年,爺爺終於放棄了要我繼承衣缽的想法,道:“得得得,你只要學點常識,別被你這陰氣招來的鬼魂弄死就行!”

常識之一,別和鬼説話,一旦搭了鬼的話,肯定要被纏上!我年幼不懂事有爺爺護著,招來小鬼爺爺能把他們驅走,可是爺爺走了,沒人驅鬼了,又不讓我用墨玉劍,我便養成了晚上不搭理人的習慣——畢竟我也判斷不了跟我説話的到底是人是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