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是昨晚的那個男人!

安婉的心臟一顫,握緊手機。

咬緊唇,儘量讓聲音聽起來平靜。

“你只是需要一個女人,我表妹長得跟我很像。”

“我給你三十分鐘的時間,立刻出現在我面前,不然,你就去太平洋見你舅舅一家!”

電話已經被挂斷,那個男人的聲音透著濃濃的憤怒和煩躁。

顯然是對她一點耐心都沒有。

脾氣很差。

如果是別人,她可能不會當回事,可那個人是付景陽。就算是讓他們一家從地球上消失,付景陽也可以做出。

不該的,他不是想要一個女人嗎?

許夏媛長得比她好看,他為什麼要生氣?

“恬恬,你知道付景陽嗎?”

安婉握著手機,回過神,抓著唐恬恬的胳膊。

唐恬恬一怔,努力想著,“付景陽?付景陽!是不是就是那個手機第一人!他……他最近不是在J市設立了一家公司嗎?就在出了小區右拐,幾百米就到了!”

“謝了!恬恬,這兩個箱子你幫我放回去。”

“喂喂,出什麼事了?”

來不及跟唐恬恬解釋,安婉焦急的離開小區。

很快找到J市的那座科技大樓。

是啊,前不久建立的,不愧是世界手機第一人,這棟大樓,高大的讓人只能仰望。

安婉走到門口,被保安攔著。

“我是安婉,有事找你們總裁。”

“小姐,對不起,沒有預約不能讓您進去。”

安婉一臉焦急,拿出手機,回撥回去剛才的電話。電話卻怎麼都接不通。

他這是什麼意思?

“你們能讓我跟你們的總裁通一個電話嗎?就一個!”

安婉被保安趕到了科技大廈的樓下的五十米之外。

四十層的高樓上,一個男人拿著望遠鏡看著樓下的一幕,嘴角浮起一抹輕笑,回頭衝著坐在老闆椅上的優雅高貴的男人調笑著,“三哥,你把人家喊來,又不見人家。你這是什麼意思啊?要我是那女孩,早就走了,管什麼舅舅舅媽。”

付景陽一手撫摸著嘴唇,眸子微微瞇著。

井一天勾唇笑了笑,來到付景陽面前,“喂,三哥,我看,安婉的那個妹妹長得也不錯,你幹嘛非要追著她不放。我看那種能夠在男人面前討價還價三十萬的女人,一定很有心機,留在身邊也不好。”

付景陽手中的鋼筆在桌沿邊輕輕敲著。

井一天挑了挑眉,做出了一個“無所謂”的動作,“好吧,隨你。你喜歡就好,反正,我也只是説説我的意見而已。”

辦公室的座機忽然響了。

“難道是下面那位小妹妹又出什麼事了?”

井一天的聲音裏充滿著調侃。

付景陽沒理會他,按了免提。

“總裁,她説,如果你再不下去,她就曝光昨晚上的事情,她存了視頻。”

付景陽的臉瞬間黑了,井一天睜大了眼睛盯著座機。

“知道了。”

付景陽挂斷了電話。

井一天拍著手稱讚道,“酷啊,這女孩,竟然敢挑戰你的權威?”

付景陽的眉宇擰成一個“川”字,拿著外套下樓。

安婉瞪著門口的保安,盯著手機,還是打不通。

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汽車的緊急剎車聲。她猛地回頭,前面副駕駛的車窗被搖下,露出的是昨晚的那個年輕的男人。

井一天一手搭在車窗上,朝著她吹了一聲口哨,“小姐,上車吧。”

安婉警惕的盯著他,後車窗被搖下一半,是昨晚的那個男人。

安婉的手不自禁的握緊,看著他深邃的眼眸,她想起來這裡的目的,沒再猶豫,開車上車。

車子開始行駛,可是,在這車裏,她感受不到一絲顛簸。

“放了我舅舅他們一家。”

“看不出來啊,小姐,你還是一個心繫家人的好女孩。”

前排的井一天一齣口,語氣裏的嘲諷更加濃郁。

安婉蹙了蹙眉,並不想要理會他。

“你在命令我?”

付景陽笑了笑,出聲間,言語讓人捉摸不透。

她的心猛地提了起來。

“不敢,我怎麼敢命令你,我是請求你。”

“既然是請求,總是要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