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真奇怪,她哪只眼睛看到那個男人,付景陽對她溫柔了。

她寧願洗去昨夜所有的記憶。

“嗯。”

她只淡淡的發出一個音節。

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點成就感都沒有,這種感覺讓許夏媛感覺到無比的挫敗,氣餒。

這就是她最討厭安婉的一點,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一點脾氣沒有,仿佛這個世界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跟她沒有關係。

“噁心!”

許夏媛咬了咬牙,吐出這個字,恨恨的瞪安婉一眼,去了自己的臥房,用力的關到府。

“媛媛!”

王琴追進去。

許霆看著安婉,還想説什麼。

“安婉啊……”

“舅舅,沒事的話,我先回去房間了。”

“……好。”

許霆也沒有話可説了。

三十萬也拿到了,安婉也對那個男人不爭不搶,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他們家,很快就會飛黃騰達了。他仿佛已經看到過去看不起他的人全都對著他點頭哈腰,這麼一想,心情大好。

安婉回去房間,這個臥房很小。比起七年前,她曾經所住的那棟別墅,差了很多。可是,她已經在這裡寄人籬下的待了七年。

終於,今天,她給了舅舅三十萬,算是還了這七年的養育之恩,她可以搬出這個家,也可以重獲自由。

雖説,她不明白,用自己的初yè換回這一切,到底對不對。

可是,這個世界上,對與錯,她已經分不清了。

閉上眼睛,雙手伸出窗外,她呼吸,貪戀著新鮮的空氣。

樓下,一間黑色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下面。有兩個保鏢上來,然後,她聽到家裏舅媽和舅舅誇張的叫聲,接著,還有許夏媛扭捏的拒絕的聲音,最後,門被關上了。

她看著樓下,許夏媛來到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商務車門口,舅舅舅媽就站在她一旁噓寒問暖的不知説什麼。樣子,不像是給人送去做女人,倒像是,考上了知名大學,背井離鄉似的。

許夏媛對父母依舊是那副不耐煩的表情,眉宇間充滿了煩躁。上車的時候,忽然抬眸朝著樓上看去。

正好,和安婉的視線連在一起。

她看到許夏媛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勝利的微笑。然後上了車。

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絕塵而去。

安婉對舅舅舅媽的喜悅視而不見,心底依舊是一片冷淡。她不明白,許夏媛在得意什麼。去做別人的女人,那麼讓她高興,興奮嗎?

許霆上樓,就看到安婉已經收拾好了兩個大箱子搬到門口。他和王琴對視一眼,然後僵笑著過去。

“安婉啊,你這就準備搬走啊?”

不搬走,難道還繼續留在這裡嗎?

安婉面上微微勾了勾唇。

“舅舅,這些年,謝謝你照顧我,我走了。”

她把兩個紙箱摞起來,然後搬著下樓了。

乾脆利落。

離開許家,她打電話給唐恬恬。打車去了唐恬恬的家裏。

剛下車,唐恬恬就敷著面膜迎在那裏,把司機嚇了一跳。安婉早已習慣,平靜的付錢,搬下兩個箱子,和唐恬恬一道往回走。

“你真的下定決心了?”

“不是下定決心,是終於還了錢了。”

“我説你,真是一根筋。你舅舅從前沒少花你們家的錢吧,你在他家住了這七年,什麼活都沒幹,你要走,他們還跟你要這七年的生活費?還三十萬?以為給你住的金窩銀窩,還是給你吃穿用度特別好了?要是我,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誰管他們!”

唐恬恬自顧自説著,安婉只當是隨便聽聽。

她明白,唐恬恬是為她著想。她只是不想以後再有什麼聯繫了,這樣一次過後,斷的乾淨。

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把箱子放在地上,接了起來。

“喂,您好。我是安婉。”

她投了好幾分簡歷,這是個陌生號碼,大概是哪個公司的人事部打來的。

“……”

那邊是一陣沉默,安婉以為自己按錯了手機鍵,拿起手機查看著,然後聽到那邊傳來一道低沉磁性,卻又含著嘲諷的聲音。

“你膽子很大,偷梁換柱的事情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做?”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