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她的脖子上又是一陣清涼,惶恐不堪。

今晚,她到底哪讓她感興趣了?他對她,出言句句都是諷刺。

仿佛被撕裂般,她痛得皺起了眉。

他是要她死嗎?

那雙瞳孔裏看不到絲毫的情緒。

她盯著窗外,看著,夜色一點一點被覆蓋,黎明,一直到清晨。

仿佛是做了一場噩夢,再次醒來的時候,身體痛的如被大卡車碾壓過好幾遍,她動一動都覺得骨頭仿佛是散架了一般。

想起昨夜發生的一切,眼淚忽然嘩嘩的向下流。

她真的把自己作踐到給賣了。

回去舅舅家,剛進門,就聽舅舅舅媽在吵架。

“你去跟她説!那是你的外甥女!我們又不親!”

十分勢力的一句話,生生的把他們之間的親情碾壓到腳底,一點都不剩。

安婉的心猛地一痛,推開門,正好和房間裏的三人對上視線。舅舅舅媽怔愣的看著她,舅舅許霆看著她的眼神有些閃躲,舅媽則扭頭看向一旁,妹妹許夏媛盯著她,一雙眼底透著嫉恨。

“舅舅,三十萬的支票。”

安婉走到許霆面前,把衣服裏的支票給了他。

許霆接過,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被王琴瞪了一眼,只好又看向安婉,話語間透著一抹卑微。

“安婉啊,你昨晚搭上的那個男人是個人物啊。”

安婉蹙了蹙眉,是舅舅把她賣到那個地方的,又怎麼會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沒説話,整個人好像是木頭似的杵在那裏。

“你看看!家人跟你説話,一點禮貌家教都沒有!”

舅媽王琴一個勁的數落,不滿的目光上下瞪著她。

卻還是覺得嫉妒,怎麼好事都讓她給佔了?昨晚的那個男人,可是付景陽,世界手機第一人。誰都不想要跟他攀上關係,哪怕只是做他的女人,這輩子,全家都得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為什麼,不是她的女兒?

她哀怨的瞟了一眼許夏媛。

“我不認識他。”

安婉的回答冷漠而疏離。

“不認識?”

許霆的眼神閃了一下,又把許夏媛拉了過來,“安婉啊,舅舅知道這件事對不住你,這樣吧,這付先生點名要你做他的女人,你又不想要去。你看,你妹妹和你長得也挺像,你不如把你妹妹帶過去。”

“説什麼呢?”

許夏媛不滿的瞪了一眼,她最討厭別人説她和安婉長得像,她可比安婉好看多了。

“不不不!”許霆討好的看了一眼許夏媛,顯然不想要自己的女兒不高興,又打量著安婉。

擔心安婉不同意。

原來是這個意思。

安婉的心底泛起一股冷意,一張精緻的臉依舊沒什麼表情,“你們隨便,我沒意見。”

她恨不得早點從那個男人手裏逃走才行,現下有人來“解救”她,她怎麼會不願意。

“那好,那好。”許霆一下子高興的拍起手來。

王琴瞪著許霆,用力咳嗽了一聲,許霆這才蹙了蹙眉,又收起了笑臉,“那這樣,安婉,一會兒,付先生派人來接你,你就帶著你妹妹一起離開就行。”

“不用了,我不去,讓她去就可以了。”

她從包裏拿出昨晚的那個銀色蝴蝶眼罩,遞給許夏媛。

卻被許夏媛一把打落,“安婉!你少做出這樣一幅高高在上的樣子,好像是在施捨我一樣。我告訴你,如果昨晚是我,付先生保證會對我比你更好,更溫柔。”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