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三哥!”

被喚作三哥的男人走開。

安婉愣了愣,沒想到真有人三十萬買下她的初yè。她盯著那個男人,漂亮的眸子裏沒有一絲溫度。

是在幫她嗎?

“三十萬。”

之前的男人拿著一張支票給她,眸光上下打量她,嘴裏嘟囔著。

“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三十萬。”

她沒説話。盯著支票上的數字,來回看了好幾遍,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衣服裏。轉眸朝著樓頂的那個房間而去。

坐上電梯,到了最高層,電梯門打開,她沿著走廊走向盡頭的那個房間。

進去以後,就把外衣脫了,她等在床邊。

頭痛欲裂。

她之前已經看過無數的視頻,可現在,心底還是覺得萬般忐忑不安。

門,忽然被打開了。

有人從外面進來,一步一步,沉穩,透著高貴。

那位被喚作“三哥”的人走進來,坐在一旁的皮質沙發上,西裝已經被他脫下放在沙發扶手上,他靠著身後的沙發,看著床上的女人,眸色如深潭,幽幽讓人看不真切。

“我三十萬買了一根木頭嗎?”

他的話落在房間裏,仿佛是根根尖刺豎在她的心上,疼痛異常。

安婉覺得一張臉仿佛被人狠狠扇了幾巴掌。握緊了手心,指甲嵌入掌心,讓她更加清楚此刻的處境。

從床邊站起來,一步一步的朝著那男人走近,伸手去解開他的領帶,手指哆嗦著。

“怎麼那麼不情願?三十萬給少了?”

句句透著諷刺。

本以為,今晚不過是兩腿一伸,她閉上眼睛,就當被狗啃了,可現在看來,這個給她三十萬的主並不打算那麼輕易放過她。

她的眼淚幾乎要落下,近乎于卑微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怎麼?還要我教你?”

安婉的手僵硬的放在他的肩上。

跼踀,而不安。

“教你,可是要付學費的。”

她還沒説話,身體忽然抱起,一把扔在了床上,身上光線一暗,有人已經撐在她的身上,雙眸俯視著她。

眼神複雜。

“多少學費?”

她剛要問,脖子上一陣涼意,仿佛有電流陣陣劃過身體。她僵硬著身體,雙眼死死瞪著頭頂的燈,用力的握緊。

一雙手忽然被人用力的扣緊。

身上的男人輕笑。

不屑,又輕浮。

“還真是處女?”

臉,如同被刀片狠狠刮著,生疼。

她閉上了眼睛,任由沉浸在歡愛裏的世界裏的男人掠奪。

這個城市的夜,快滅了。她依然睡不著,雙腿疼的發顫。

她咬了咬牙,聽著浴室裏傳來嘩嘩的水流聲,緊接著,那個男人的腳步聲臨近。她仿佛是聽到了來自地獄的聲音,身體猛地發顫。只聽到紅酒被打開的聲音,然後,她從床上坐了起來,披頭散發,透過縫隙看著那邊的男人白色的浴袍。

“喝紅酒嗎?”

安婉抿了抿唇,搖頭。

可是,紅酒已經被端在了面前,態度強硬,不容她拒絕。

她只好端著,喝了一些。

“你很缺錢?”

她抬頭,見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沒有看她,喝著紅酒。

冷笑一聲。

不缺錢,她會來做這種營生?

“缺,很缺。”

“缺錢有那麼多工作,偏偏做這個嗎?”

這是打心底裏看不起她,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幫她?

摸索著手裏的酒瓶,盯著她的眸光裏透著如狼一般的嗜血殘忍。

“缺錢的話,做我的女人吧。”

做他的女人?

不,不用了,她現在很缺三十萬,拿了這三十萬,替舅舅還了債,她就可以自由了。她不會選擇去做別人的女人。

“不同意?”

洞察了安婉臉上的表情,男人笑的極為嘲諷。

“你那舅舅如果知道了你在我身邊,估計都想要搶著把你送過來吧。”

安婉的身體瞬間僵住。

的確,雖然她不願意承認,但舅舅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所以,你又何必拒絕?翻來覆去,還不是一樣的結果。”

“為什麼?”

“因為我看上你了。”

男人每走近一步,都仿佛是獵艷的高手,眼神緊盯著她,不給她絲毫的逃脫的機會。

她不停的後退著,手裏的酒杯已經被奪走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她再次被摁在床上,害怕,卻努力保持理智。

“你既然這麼厲害,你身邊一定有很多女人,為什麼要選我?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好看的女人。”

男人看了一眼她的胸前,眼神裏透著不滿。

忽然笑了笑。

“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但是,缺的是,讓我感興趣的女人。”

menu